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导医 > 面对面 > > 中建四局被曝700万元资金替个人还债,央企甘当个体户提款机为哪般?_四川徽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中建四局被曝700万元资金替个人还债,央企甘当个体户提款机为哪般?_四川徽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2018-09-26 03:40   来源:未知

  

中建四局被曝700万元资金替个人还债,央企甘当个体户提款机为哪般?

  在贵州都匀市经开区大坪镇,中建四局中标承建医专学府路(又称6号路)之后,又将工程层层六次转包,一条投资上亿元的道路,最终的实际承建方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小餐馆老板(刘贵龙),而在修建的过程中,餐馆老板刘贵龙又将该条分成多个标段再次对外分包收取巨额保证金,达到700左右万。  当6号路的工程款发生拖欠时,面对刘贵龙错综复杂的分包关系、私人借贷关系,中建四局第一次开始在针对刘贵龙的施工班组垂直拨款时,就没有严格审核刘贵龙提供的付款名单,让一些和6号路毫无关系的人也收到中建四局的打款,中建四局袒护着刘贵龙,心甘情愿地当刘贵龙的取款机,这里里面的水可以说相当的深。  

中建四局被曝700万元资金替个人还债,央企甘当个体户提款机为哪般?

  小餐馆老板干上亿元大工程  都匀市经济开发区6号路又叫医专学府路,道路全长2.3公里左右,主导修建这条路的业主方是贵州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投资开发公司,承包方为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四局”)。  作为工程中标企业,中建四局是自建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违法进行工程的层层转包呢?  答案只有一个,作为一家央企,中建四局在贵州都匀胆大包天走在违法转包的路上。  “中建四局将工程全部打包转给都匀市恒丰爆破公司,恒丰公司又将工程转包给浙江鑫楷矿建公司贵州分公司,鑫楷矿建具体6号路负责人合同人名叫刘贵龙,刘贵龙原来只是一个在贵阳金阳和他人合伙开过一个小餐馆的个体户,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上亿元工程的操盘者呢?  据知情人透露,刘贵龙起初只是为他人代表签订协议,但后来一些原因华丽变身阴差阳错地成为实际的施工方承包人。  当时连恒丰公司都对这样的个体户老板随便找了一家公司挂靠起就能否操盘好这么大的项目而存疑,在经过几个月的磨合刘贵龙还是搞不下来这个项目也差点出局了、但是精明的刘贵龙在请来了一个肖姓的操盘手后,空手套白狼的好戏上演了。  在操盘手的指点下,刘贵龙聪明的将工程分段、分工种发包给多个施工组负责具体施工,工程非法层层转包达六层之多! 并且向这些人收取了数百万元的保证金!差不多达到700左右万元!然后刘贵龙就开始享受起了一个高高在上的老总生活了,过上一个我们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奢侈生活,身边带上了自己的一党亲戚朋友成天吃喝玩乐又买上了上百万的豪车、就连抽的香烟都是上百元一包的......之后辛苦的班主们就开始了该项目的施工了。  

中建四局被曝700万元资金替个人还债,央企甘当个体户提款机为哪般?

  中建四局转包导致了欠薪超过千万  工程在施工中,开始拨付进度款时,恒丰爆破公司和中建四局都直接给具体负责施工的各施工班组长账户打过钱,从开始到最后一直如此,后来发生工程款拖欠后,恒丰公司和中建四局对部分班组长称不是和他们签的合同,要他们和谁签的合同就找谁。  于是被拖欠了工程款的数十家施工班组就集体上访,6号路通车快四年了,仍然有一千多万元工程款没有支付给农民工。  农民工到各部门上访,地方政府为了防止农民工上访,在城投公司召开了专题会议,城投公司明确了2017年12月前解决,但明确表态说钱只能付给中建四局。  施工班组找到了中建四局的项目经理谭四海,谭四海称钱已经付给恒丰爆破公司了,与他无关了。施工班组又找到了恒丰(原恒丰)爆破公司,他们的项目经理封伟说和谁签的合同就找谁,在施工期间款项都是由中建四局和恒丰拨款,是跨过刘贵龙,直接拨付到各施工队的头上的。无论施工班组怎么努力,几乎跑断了都没有讨到上千万的血汗钱。下面班主只知道我们的老板是刘贵龙没错、但是我们做的活都是刘贵龙在(恒丰)公司底下承包的,当时经过了几经周折(恒丰)公司为了工程的进度就勉为其难的给个别施工班主打了付款协议,可又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还是没有拿完该项目款,之后无奈又去找到了该公司负责人、负责人称只要他们拿到钱就支付给我们,要吗你们就走程序去要,无奈之下又只有走上了起诉的途径,我们也是背负起很多供应这些项目材料商起诉来讨我们应得的农民工血汗钱啊。可是......    

中建四局被曝700万元资金替个人还债,央企甘当个体户提款机为哪般?

  欠薪被曝光后中建四局承诺“妥善处理”  在讨薪四处碰壁的情况下,各施工班组联合起来将遭遇通过网络公开控诉,舆情在通过网络曝光后,中建四局主动找到各施工班组请求删除曝光稿件,承诺在一定的期限内处理好拖欠施工班组们的工程款问题,在第一次召集会议时中建四局也把刘贵龙通知到场,并且刘贵龙已当场签字承认了所欠我们的工程款,承诺一定会妥善处理这事。  按照中建四局的承诺是付款计划,刘贵龙提交了6号路施工班组的表册给中建四局,和中建四局开始付款以来垂直拨款一样,这个表册内也包含了并非是6号路工程实际施工者的名字。  于是关联人员将这个情况反馈给中建四局,中建四局的责任人员要求提供书面材料,关联人员将并非6号路施工者的名单提供给中建四局,得到的答复是一定会严格审核,并再次承诺会妥善处理。  可是在实际拨款的时候,中建四局“妥善处理”的方式就是继续当刘贵龙的取款机,只要刘贵龙提供的表册,中建四局照单付款,并非是6号路的施工人员,仍然被虚构成“压路机款”、“柴油款”砂石、水稳、等等方式从中建四局得到拨款。在此过程中,经过了他们的审计、确实这项目还有剩余款,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刘贵龙就用了他自己的亲戚朋友还有些借他高利贷的人又来充当了这些空位拿走了不该得的款、真正干了活的人部分拿了一点、有些还是没有拿到款,这中间到底什么原因呢、因为别人和他是亲戚朋友并且高利贷利息相当高他也只有违背这种挪用工程款的名义不得不这样做了,可我们多次要求相关负责人叫刘贵龙当面和我们对帐,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正大光明的叫他出来和我们对质,还称要是我们和他对质他们怎么处理,就这样刘贵龙来无影去无踪就和中建四局沟通起了支付款项的事余。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