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 【卷首论坛】艺术精神失落的表情

【卷首论坛】艺术精神失落的表情

2018-11-03 22:35   来源:采集

  

20世纪80年代,罗中立创作了一幅油画,题为《父亲》。据说是按照画领袖的规格来画的,确有瞻仰的视觉效果。为什么要用画领袖的尺寸来画一个农民?这里面,有着高深莫测的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底蕴。中国有哪一位领袖人物,不以农民的儿子自居?自称为大地之子、农民之子的,其实都是王者的姿态,意淫着民本主义加王权主义的领袖欲,动不动就以大地的名义以农民的名义发言,代表民意。因此,作为“父亲”的农民,与其说是农民,而毋宁说是象征,《父亲》就很好地领会了这一象征,向“农民之子”奉献他的贡品。当然,他的本意,绝非向某人或某一群人上贡,但他也许还来不及认清那个时代的复杂性,就被沉潜于血脉里的文化激情触动而出手了。

今天看来,《父亲》有着明显的时代局限性,作为一件还称得上“杰出”的作品,它过早地衰老了,很快就进入历史文物的行列。时代特征之于《父亲》,除了局限性,还有为了表达所谓“新时代的特征”的符号变形,那就是非要给泛着历史涟漪的皱纹上别一支圆珠笔,使《父亲》不仅有一张由民族基因决定的历史传承的苦难的脸,还增加了新时代的希望表情。这样的表情,既有来自作者内心深处的难以抑制的冲动,也有非贴不可的时代标签。

不敢面对自我,不去表达人性,却要代民族立言,这是我们文化里的病根,不是苛求那时的罗中立先生,我们都从那个时代走来,而他毕竟走在了时代的前面,走在了“伤痕文学”和“平反史学”的前面,走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讨论的前面,他思想超前。

有多少读者面对他的作品赞叹不已,并在精神的层面上,认同了《父亲》的崇高价值。直到80年代末,我们才懂得了一个词,叫作“反思”。反思《父亲》,有一张“贫下中农”的脸,一张民本主义的脸。手上端着饭碗,民以食为天。这样的“民”,作为个体,在中国政治文化中微不足道;作为整体,却被提得很高,提到天命的高度,两千多年前就有这个高度了,所谓“天听自我民听,天命自我民命”。如今在现代绘画艺术中,还常能看到这种“天命之民”,《父亲》这样一幅具有教化功能表现人民性的肖像画,画的就是“天命之民”,没有个体生命的表情。那支笔,那只碗,象征太多的政治内涵,那仍是一张艺术精神再度被放逐的脸。

还有徐悲鸿先生的油画作品《徯我后》,画面上更是充满了这样的“天命之民”。他们瘦骨伶仃,可怜兮兮仰望天空,企盼救星。

看看《自由女神引导人民》,那是1830年的作品,比《徯我后》要早100年,那里没有对王者的仰望,有的是行动和刀光剑影;没有对天命的企盼,有的是不可遏制的自由意志和生气勃勃的个体生命,艺术精神的永恒之光,点燃了人性,照亮了人生,化作自由女神。

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究竟失落了什么?应该寻找什么?同样是面对苦难中的人民,徐悲鸿、罗中立得西方艺术油画之艺术形式,却未得其艺术精神,不是直接面对人性和人生,而是对现实的苦难作一个历史的提示,为历史的记载做一个艺术的解说。人性依然还在人生的洞穴里面壁,精神的光芒,在人生的洞穴里,还是一片模糊的投影。

【作者系南开大学教授,历史学博士】

扫描二维码获取更多内容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