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笑话 > > 正午信箱137 | 提高工作量能治不少病

正午信箱137 | 提高工作量能治不少病

2018-11-09 06:10   来源:采集

  

1

展信佳:

先喝口水吧。

这是一个很悠闲的下午。十一才刚刚开始,因为要工作没能出去玩,反而能有忙中偷闲的几天休息时间。

想给正午写信很久了,脑子里写了很多封,构思个大概就没有了下文,因为总觉得自己的心思好像其他写信的人也都有,大同小异的世界,大同小异的感情吧,就在别人信件的回复中试图厘清自己的想法,大多时候行得通。所以也很感谢那么多可爱的人儿们。

其实也知道,不一定会被看到,更不一定会有回复。但是总归是个希望吧。嗯,有希望总是件好事情。

有个想法在脑海里很久了,就是死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会想到死亡,总想着,能在此刻死掉该多好,无论是开心或是难熬的时刻,连家人欢聚的时候,也会在脑海里闪现“如果我现在立刻死去该多好”。就真的,只要自己稍稍分分神,或者说是,脑中有空闲的时间,就会有“立刻死去”这种想法。可能过于冷血了,但是看到别人的死亡第一想到的居然是“如果死掉的是我就好了”。虽然我才24岁,好像人生才刚刚开始,但是对人生没有了任何期待。觉得怎样都好,只要死掉就好,完全不会有遗憾。

不知道时时刻刻想着死掉是否正常,所以希望能有人解惑吧。

PS:我平时好像还挺乐观的吧,因为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比较宅,独处时会感到孤独,但应该不算抑郁吧。也不会选择自杀,还是觉得自杀太痛苦了。嗯,大概就是这样,祝好,再喝口水吧。

from 一只无所谓的鱼

NOON回复:

一只无所谓的鱼,

你好。

今天是2018年11月3日,早上一睁眼,就看到香港女演员蓝洁瑛去世的消息。不知道24岁的你对她有没有了解,如果没有,可以去网上搜搜——看看照片就行了,莫衷一是的公号文章不用看。

蓝洁瑛眉目如画,年轻时是一点不掺假的美女。她也是个好演员,性格敏感忧郁,一生命运坎坷……不了解这些旧事也没关系,我想,看过她的照片,你就能体会“美而易碎”。

蓝洁瑛去世前几天,94岁的金庸去世了。再之前,是李咏、单田芳、臧天朔、朱旭、计春华、盛中国、李敖、霍金……也许另外一个地方正热闹地聚会着才子佳人骚客,没人理会我们的惋惜和寂寞。

2018年,除了这些名人,也有许许多多的普通人离开人世。就在我给你回信的当下,世界上的某处肯定也有人正在死去。

诗人迪伦托马斯写了“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不要温和地走入良夜,白昼将尽,暮年应该燃烧和咆哮)”劝慰,或者是哀求他患绝症的父亲与疾病斗争。死对于死者总是良夜,对于活着的人却不是。

“如果死掉的是我就好了”。是啊,当然好。我也经常这么想。“如果我现在立刻死去”当然也很好。彻底逃开了余下人生中无从把握的各种可能。这其实是个哲学问题:人生到底值不值得经历?对我而言,答案好像从来都是“不值得”。

——但是,我又要搬出各大旅游胜地赖以生存的那句话了:“来都来了”。

你真的还很年轻,我很难相信你对人生毫无期待。有那么多的事儿和人你还没见过呐。当然,它们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但你真的不想看看么?好吧,就算如此,也为了关心爱护你的人活下去吧。时时刻刻想着死不算不正常,只要别轻易付诸行动。死亡是个节日,总有一天它会降临的,到了那一天,就让我们迎上去,在那之前,让我们怀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活着。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每天的钟声都是悠扬的。

祝总能喝到冷暖适宜的水。

正午

叶三

2

正午你好:

我有一个日记本,里面记录了很多我没有发出来的东西。刚才我从最早一篇记录开始阅读才发现原来自己15年9月已经陷入了无边的纠结,比印象里的节点早了一年。这种纠结于16年末达到巅峰,靠咨询与药物我现在得到了蛮好的缓解。确切来说,第一次发现自己“好像好了”是在17年中段,“诶那我可以开始好好做事了”,但这种突然觉醒的干劲的消失也像它的到来那样反复又无常。

几个朋友都对我说过:“我好像也经历过你这样的阶段,但时间没你这么长。”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ta们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好像却没能走出去?三年了。”我把这三年来所有的记录翻完,我明白了,抑郁是好了的,只是这种敏感、感性、细腻、脆弱仍然会在我身上存活很长时间,维度也许是一生。上大学前之所以没感觉到这样的状态缠着我应该是因为专注于学习让我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别的东西,我忽略了自己的性格与情绪。上大学后和各种人事物的交织多了起来,学习不再是唯一重要的事,我得以放大自己所有细微的感知,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这么一个人。换句话说,这三年会如此除外界的直接刺激在起作用,还因为我的内在。生病是一面镜子,它让我发现过去与现在的联结。

这几年我一直在等,等“好起来”的那个节点。抑郁的时候想等抑郁过去,抑郁平复了就等其他小的反复的片段式情绪过去,它们不好我就一直沉着,想等好了再做事。但如上文所说,不是我的朋友们好了,而是可能ta们活得没有这么细微,也不是我没好,而是我性格如此。敏感与脆弱是从小到大的经历在我身上刻下的印记,如果把它们定义为“不好”,那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好了。既知永远都会如此,那我固执地等一个“好起来”的时间不是浪费生命么。我不打算等了。

我去看了叶三、郭玉洁、张莹莹等人的微博,发现你们活得也很纠结,但你们也没停止做事。

立柔

NOON回复:

立柔,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