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体彩 > > 中联水泥“整合”石灰石矿后遭10年追讨补偿

中联水泥“整合”石灰石矿后遭10年追讨补偿

2018-05-28 13:53   来源:未知

  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的龙山矿区,4家同处一采矿标的范围的石灰石矿,在政府主导“矿产资源整合”的背景下,它们尽管都拥有采矿权证,但在长达10年被“资源整合”的时间里,其命运多舛却又各不相同:一家早已拿到几百万元的补偿费用,另一家在采矿证延续后又卖给了南方某公司。而剩下的二家还在不断地向“整合方”追讨,要求补偿经济损失。

原本“资源整合”的必要条件就是,一种政府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之间共同协商发展并能获利的强烈意愿。

不过,在地方政府实施资源整合“大矿兼并或收购小矿”的政策过程中,由于整合周期长、整合政策的变数,加上行政干预的复杂性与随意性,因此,企业与企业之间上演“大鱼吃小鱼”的游戏,又总是让人唏嘘。

“没有制定经济补偿不准”、“补偿标准又不明确”、“合同、协议常常无法签订”、“补偿也不能及时到位”......多次博弈之后,更是加深了“整合”企业与地方政府之间的矛盾。

要不回的经济补偿

(图:郑占海、许强的石灰石矿山闲置和废弃的生产设备)

追讨了10年,从2006年开始至今,郑占海等合伙人共同投资了1000多万元的石灰石矿,在“石灰石资源整合”方案实施后被关停的经济补偿一直未有结果。

郑占海最近一次去了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乌旗政府)找主管工业的副旗长李晓波反映问题,要求内蒙古同达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达公司)补偿他1500万元的经济损失。

郑占海说,2015年2月的一天,当着众人的面,李副旗长在办公室回复时称其要价过高,“中联水泥公司现在效益不好,没有钱给你们,无法满足你的要求。”

据了解,巴彦淖尔中联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水泥公司),它的前身是内蒙古同达建材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同达公司与中国联合水泥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借壳跨入央企平台,成为中国联合水泥集团旗下企业。该公司对外宣称拥有日产4500吨水泥熟料生产线1条,粉磨站生产线3条,年生产水泥熟料160万吨,水泥120万吨。

乌拉特前旗大佘太同心白灰厂鸽子崖石灰矿,是郑占海投资1000多万元建成的矿企。与郑占海同去李副旗长办公室信访的还有另一位石灰石矿的老板苗有清,他是乌拉特前旗乌兰(红贵沟)永安石灰石矿的投资人。

作为本地人,郑占海与苗有清在大佘太镇龙山矿区,倾其所有投资建设了两座石灰石矿采深加工生产线。2001年,他们获得了国土资源部的探矿权,勘查面积0.97平方公里,权限为34年,当年11月取得采矿权证。

有了采矿权证,2002年,苗有清又追加投资1000多万元建成两座旋转白灰窑生产线。同时,郑占海也投资500万元建成了一座立式白灰窑。他们曾作为旗政府招商引资企业,旗镇政府领导也出席参加了投产仪式。

但是,他们的合法开采只延续了5年。从2006年至今,原属苗有清与郑占海拥有的石灰石探矿权,因为乌旗政府实施了石灰石矿资源整合方案后,2009年,内蒙古同达公司竞得上述石灰石探矿权。

不过,郑占海、苗有清至今并未得到任何经济补偿。

该纠纷源于乌旗政府主导下的一场“石灰石矿资源整合”。2006年初,为了加快石灰石资源整合步伐,促进石灰石资源产业发展,乌特拉前旗人民政府下发了“石灰石资源开发利用整顿规范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旗下各地方的石灰石矿资源整合。

接到通知后,2006年3月底,郑占海与苗有清的石灰石矿被强行关停。该文件规定,原则上无证采矿企业一律实行取缔关闭,有证的矿山企业到期后的采矿许可证不再延续,待资源整合实施方案实施后重新设置采矿权。

当时,郑占海、苗有清分别投资了上千万元,建成了各自的白灰窑深加工生产线,年产量达到了10万吨的规模,年纯利润可达500万元。作为旗政府招商引资的企业,如果正常生产,便可以逐年收回投资成本。

(郑占海与苗有清在石灰石矿山查看报废的设备)

但人算不如天算。据郑占海介绍,2007年7月,巴彦淖尔市国土资源局以挂牌出让的方式将他的矿企包括在内的石灰石矿整合后的8家采矿权全部出让。2009年5月,内蒙古同达公司竞得了该矿区的探矿权。

据资料显示,位于内蒙古境内110国道旁的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红贵沟石灰石矿区,2012年,查明的资源储量已达10250万吨。

“整合”之前,在该龙山矿区范围内,有证的共有6家石灰石矿企。除了郑占海与苗有清两家外,还有恒运、易民等石灰石矿企业。

一位知情人透露,2011年1月6日,上述易民石灰石矿与资源整合后的收购方即中联水泥公司签订了一份“矿山转让协议”,中联水泥公司花了300万元一次性买走易民石灰石矿的采矿权,“不过,他们给易民公司私下多补偿了几十万元。”

郑占海告诉《中国商报法治周刊》,一家比他的石灰石矿规模至少小2倍以上的“乌拉特前旗大佘太恒运石灰石矿”,其采矿许可证不但在2012年得到延续,当年还以5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南方某水泥公司。

“恒运公司卖给南方某水泥公司后,还额外得到了对方50%的股权。而我与苗有清两人的石灰石矿证照齐全,年规模在10万吨以上,整合期间,我们多次找乌旗政府以及国土局要求收购方给予经济补偿或采矿许可证延续,但他们不是相互推诿,就是提出苛刻条件想让我们就范。我们至今也不清楚,整合后是给我们经济补偿,还是按比列入股,一直以来,旗政府都没有制定明确的方案。”郑占海说,有一次协商的时候,中联水泥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在见面协商时表态,“只给300万元,爱要不要”,说完就起身走了。

对此,郑占海与苗有清向《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坦言,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平民百姓,也没有什么后台背景,自己的石灰石矿就算被“整合”掉了,至今未得到任何经济补偿,可也奈何不了谁。

“矿山的机械设备都生锈了,1000多万元的投资都打了水漂。原先村子里有很多无证采矿的小石灰石矿,在整合期间关闭后都得到了巨额经济补偿,而我们有采矿证有深加工作业线的矿企,政府非但不支持,还四处刁难我们,难道我们投资的千万元资金就不是血汗钱?”一位与郑占海联营开采生产的合伙人许强说,既然没有补偿标准,那么政府部门应该对整合后的石灰石矿进行第三方评估。

旗国土部门回应没有经济补偿标准

(苗有清投资千万元的石灰石矿深加工生产线已经闲置多年)

对于上述说法,6月20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来到乌拉特前旗国土资源局采访相关情况。一位主管矿资源整合业务工作的胡培林副局长似乎对记者的采访感到不快,也不肯过多谈及中联水泥公司在龙山矿区对石灰石矿整合后的情况。

而涉及郑占海、苗有清称多年未得经济补偿或采矿权延续的问题时,该局一位办公室人员称,如果双方谈判有差距,肯定会有谈不拢。不过,他们国土局不参与整合后双方经济补偿的协商工作。

“整合后的经济补偿,我们没有补偿标准,我们只是引导,至于易民与恒运两家是如何跟中联水泥公司谈判后得到解决的,我们也不清楚。但郑占海他们现在还跟对方谈,还是可以谈下去,现在也没有结束。”

同时,该工作人员指出,郑占海与苗有清曾在2013年去政府部门信访时,乌旗国土局已经给其书面答复:在2013年8月份,旗长助理吕喜清协调,初步达成同达公司补偿郑占海450万元、苗有清330万元,“由于在支付补偿款的时间和程序上存在分歧,时至今日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现您二人重新提出补偿1923万元的诉求,我局将继续督促同达公司与您二人进行磋商解决。”

不过,郑占海在接受《中国商报法治周刊》采访时,质疑前述国土局人员的说法。他说,当时是有旗长助理参加协商,但对方说给自己450万元,给1/3的现款,2/3的水泥做冲抵,共两年付清。如果给1/2的现款和水泥,就要3年付清。

“这不是强盗逻辑吗?从2006年到2013年,停产都7年了,还用水泥抵款,分3年给付水泥。折腾到现在,自己的投资款拿不回,还要帮他们去卖3年的水泥产品?太荒唐了,如果同达公司没有实力,早就不要逞能来整合我们的石灰石矿,害得我们现在都倾家荡产了。”采访中,郑占海表示,只要一提起这事,他就觉得哭笑不得。

“其实旗政府的一些官员在刚开始实施资源整合的时候,多次想利用资源整合的名义,时刻刁难和阻扰,想耗尽我们的精力自动退出。而所有的方案和条件都是政府说了算,他们的行为实则是走过场,假整合,强行整合,因此导致了我们被整合后的矿企的补偿却没有及时到位,合法权益遭受到很大的损失。”

(巴彦淖尔市中联水泥有限公司)

政府帮中联公司剔除矿点争议范围

6月19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来到在位于大佘太镇龙山矿区的现场看到,郑占海与苗有清的石灰石矿,以及另两家恒运与易民石灰石矿,都在同一采矿区,相互之间的距离不远。而离郑占海的鸽子崖石灰石矿不足1公里处,是巴彦淖尔市中联水泥有限公司所在地。

在郑占海、苗有清的矿山工地上,闲置多年的大型设备依然“昂首挺胸”,斑驳的锈迹在阳光下格外显眼。望着眼前漏天矿床上的沟壑,郑占海、苗有清两人又长叹不已。

未到中午,《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在中联水泥公司门口看到,停放在旁边的拉土车并没有作业,生产厂区也看不到有生产作业的迹象。

如今10年过去,多次来回奔波后,这两位自诩为石灰石矿的“憨老板”,并没有迎来三方能合理协商解决纷争的曙光。

只是,在信访回复的材料里,他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2013年11月4日,旗政府同意将中联公司大佘太红贵沟石灰石矿勘查项目区原郑占海、苗有清二人分别持有的乌拉特前旗大佘太乌兰(红贵沟)石灰石矿、同心白灰厂鸽子崖石灰石矿两处矿点范围及赋存的资源储量剔除。2014年5月16日,旗人民政府函请巴彦淖尔市国土资源局,按照剔除后的范围为中联水泥公司办理石灰石采矿手续。对于存在遗留的问题的两处矿点,将继续帮助中联水泥公司尽快完成整合工作,妥善解决矛盾纠纷,不再另行设置矿业权。

“以前相信当地政府,等着乌旗政府帮忙解决石灰石矿整合后的补偿问题。哪知道,这么多年没有合理解决,原来是被他们一起联合给算计了。当初资源整合是政府提出实施的方案,让我们每个人钻进去,用其规则运行,可到最后我们被它套住的时候,政府部门又把解套绳子丢给了我们,自生自灭。”郑占海说,中联水泥公司有旗政府帮忙,那他们这些矿企投资人又有谁来帮忙呢?

郑占海突然发现,如果把这一切错误的原因归咎于自己的法律意识淡薄,又未免有些牵强。

不过,随着水泥工业市场的逐年疲软,这场石灰石矿资源整合后的纠纷,双方的争议与冲突仍然不会轻易地结束。

法律专家:整合方案“市场手段少行政干预多”

对于上述郑占海、苗有清在乌拉特前旗政府石灰石矿“资源整合”后,遭遇了10年追讨经济补偿未果的纠纷,《中国商报法治周刊》采访了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的王才亮律师。他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矿产资源整合亟需规范行政行为防止利益冲突,既要尊重市场规律,还要依法办事。

王才亮律师说,由于政府职能部门在制订整合方案时,往往会陷入到市场手段少、行政干预多的自我怪圈里。目前,很多地方均未建立对矿产资源储量、价格等法定的专门评估机构,整合过程中确定补偿价款、股份比例主观随意性大。

王律师表示,政府要么强行把矿企卖给指定的矿企,而补偿价格也往往是由政府来敲定。当然,也有部分矿主借资源整合之机漫天要价,使兼并企业不堪重负。不过,如果以这种行政手段“拉郎配”的方式,使那些实力雄厚能凭借自身优势独立开发的矿企也只能接受被兼并的命运,容易引发各种利益冲突和矛盾。

同时,还有法律专家指出,完善政策法规,引导资源整合进入常态化,需要进一步完善资源整合各种配套措施,进一步明确资源整合范围、产权关系变更及有偿使用制度。关键是要出台法定的经济补偿标准与中小矿产企业退出经济补偿机制。对资源、规模、技术不同的各类矿企要区别对待,采取不同的整合形式,充分尊重和保障所有权人、参与整合矿企的合法权益,避免违背整合双方意愿的强行整合,使“资源整合”由“运动式”转向常态化管理。

对此,《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发自北京 鄂尔多斯市)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