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文产 > > 云南镇雄最典型的腐败案例,公平何在?正义何在?

云南镇雄最典型的腐败案例,公平何在?正义何在?

2018-06-08 11:44   来源:未知

  

  在高压反腐的今天,我镇雄县的腐败依然严俊,对那些不作为、忽视群众纠纷、滥用职权,百姓的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为使百姓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个人认为应严惩并清除损坏党的形象和人民利益的腐败分子,让所有人享受到党的政策的温暖。因此,特举报以下人员腐败的问题和违规违纪办案问题,维护法律的尊严。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一、雨河镇司法所所长陈祖贤严重失职渎职,以酒发疯,{公报私仇,因2010年司法所长陈祖贤抓计划生育带头打坏我大哥房屋,被我大哥举报,怀恨在心}严重损坏了党和司法形象,没有把群众矛盾有力地化解在萌芽状态,让司法失去了公信力度。  二、雨河镇派出所副所长张勇爱财如命,百姓有事找他解决,用各种借口索要钱财。不交钱不会解决事情。  三、镇雄县刑侦队副队长胡家祥滥用职权、黑白颠倒、把堵路说成土地纠纷,歪曲事实并出口侮辱公民和上访户不是好东西。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四、镇雄县检察院公诉人徐轩没有依法做好监督工作。  五、镇雄县法院曾维周没有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徇私枉法。故意错判、乱判并要求当事人不要上诉。  我认为:综上人员的方法就是腐败手段,应受严惩。  申诉人: 严孟江, 男 ,1989年出生于云南省镇雄县雨河镇新河村长地组2号, 汉族, 初中文化, 农民 。  申诉人:严洪香,男,1952年出生于云南省镇雄县雨河镇新河村长地组2号,汉族,小学文化,农民。  对方当事人,严自聪,男,1959年10月19日出生于云南省镇雄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镇雄县雨河镇长地组11号。  我是原被告人严孟江和严洪香,于2015年12月10日下午收到镇雄县人民法院(2015)镇刑初字253号判决书,我认为判决书对我本人严孟江和父亲严洪香的判决完全失去了公平、正义,颠倒黑白,分别判处我父子二人有期徒刑一年并附带民事赔偿60974元,并要求我们不要上诉,我父子二人无法接受。于是我和父亲向昭通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过去三个多月,打电话到中院询问案情,中院告诉我,没有关于我们的案件,后来多次打电话到县法院询问也没有我们的案子,我心中疑惑重重,经过多种途径找到法院院长,多次请求,才把我们的案子转交中院,2016年8月15日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根据(2015)188号起诉书指控严孟江和严洪香犯故意伤害罪,这是完全不合法、不合理的,是一个错误的指控。指控称严洪香和严自聪有土地争议,这完全与事实不符合,歪曲了事实真相。我家历史以来没有与严自聪有任何的土地争议。我家的地虽与严自聪的土地相邻,但中间相隔了一条大约两米多宽的老路,并且严自聪的土地已于2004年村民集体组织修乡村公路时全部集体赔偿征收。事实上是严自聪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强占公路修建房屋并堵断我家50多年从事生产、生活、通行的必经之路。并多次侵犯我家的合法财产、煤炭和种在地里的土豆。在2014年4月 7日严自聪再次挖我家的煤炭,被我父亲看见,上前问他为何屡次挖我家煤炭,严自聪十分猖狂地说:“老子今天不光是挖煤炭,还要打人。”话音未断,一锄打向我父亲右肩。父亲强忍疼痛,顺手抓住严自聪的锄头一拖,抢过了严自聪手中的锄头,顺手一锄打去,不知是否打中(注:后据伤检认为该伤不是锄头所伤),父亲先摔倒在煤炭旁的黑桃树下,同时严自聪往后一退,就摔倒在一米多高土坎下的煤炭上(注:旁边有棱角形的水泥一字板)。在维护生命和财产的过程中,双方受伤,引发本案,本人严孟江是在二人摔倒后才赶到现场,案发后公诉机关偏听原告一面之词,起诉指控严孟江持扁担打严自聪头部两下,给严自聪造成轻伤,这一指控已经严重偏离的事实,纯属子虚乌有。本人严孟江当天是和母亲、妻子在地里劳动,回到家时,是与母亲前后一起到家的,跑到现场,把我父亲扶回家里躺在沙发上,严孟虎报警后,派出所民警王朝斌、协警向江勇就赶到我家里。向江勇在家里向我和父亲了解情况,本人严孟江根本没有与严自聪接触,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自2010年以来,我和我的家人对严自聪的寻衅挑事、堵路的违法行为都是依法找派出所、司法所、土管所、镇政府各级领导协调解决。雨河政府原书记方成权和现任书记杜云平在内的领导收到我全家的请求百余次,始终没有人对严自聪的无理行为实施警告,反而司法所所长陈祖贤、派出所副所长张勇、民警王朝斌、土管所长何从权、纪委书记王家宽等人因与严自聪有一定亲戚关系,明知严自聪无理寻衅,还支持纵容严自聪闹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2、在2015年9月10日当庭审理本案传唤到庭的唯一证人张发先是严自聪的亲兄弟媳妇,二人是直接亲属关系,事发当时双方当事人都没有看到她在现场。张发先在当庭质证时证实事发当时她是弯着头的,既然弯着头又怎能看到事发经过?张发先又向法庭证实她的证言是雨河派出所曹警官教她说的,这涉嫌民警教唆。张发先所有的证言都不真实,是作假证、诬告、陷害我父子二人,应受到法律的惩处。证人严炳鏊、郭天碧是严自聪的儿子、儿媳,他二人也多次陪同其父堵我家的路,侵犯我家财产等寻衅滋事的行为,二人也证实没有亲眼看见我和父亲子打严自聪,据他二人与严自聪的特殊关系,他们的话是有证明效力的,我和我父亲是无罪的。证人张书润、陈应秀、何永芬、张述娥等人都不是目击证人,都没有看到我或我父亲打严自聪,为何我父子二人成了故意伤害罪?  3、扣押清单第五项证明公安机关扣押了严洪香一把锄头。据严自聪与父亲严洪香当庭对该工具的辨认,严自聪在法庭上亲口承认锄头是他的,而判决书上锄头变成了我父亲的,判决书上出现明显的错误,违背了事实。何因严自聪的锄头会变成我父亲的锄头?  4、公诉人认定是我严孟江用扁担打严自聪,据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原则,应出示相应的物证“扁担”来证明确有其事,而公诉人不能出示该证据,却说:是因为我和父亲拒不交代罪行而无法找到“扁担”,这种说法是荒唐的,纯属推测,荒唐的推测正确吗?  5、案件最终判决认定本案中严自聪只存在一定过错,是严重违背事实的,不合理、不合法的。据事情的发生经过至最终案发全是严自聪上门寻衅滋事引发的后果。虽然严自聪受伤是事实,但没有任何证据和事实证明他的伤是我父子二人造成的,完全是他上门寻衅滋事的过程中意外受伤,所以公诉机关的指控错误,法院的判决错误。  6、请求上级人民法院和政府部门的领导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纠正冤假错案,重新复查审理,恢复我父子二人的名誉,赔偿我二人的一切经济损失,依法拆除非法建筑物,并对严自聪的寻衅滋事行为追责,以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社会的和谐稳定,依法保障公民的合法通行权、财产权、人身不受伤害的权力。  作为一个弱势贫民,虽然不一定有能力推翻镇雄县公、检、法三家和中院的二审错误判决,我相信自己有权向一切不作为、乱作为的腐败势力依法斗争,就以下几点问题想请问一下社会各界懂法懂理人士:  {1}严自聪屡次堵我通行路,挖我土豆,挖我煤炭,断我自来水并且还先出手打人,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只有一定过错?还是全部过错?我相信全国学法懂法的人一看就明白。  {2}此事从2010年严自聪非法堵路到2014年的四年时间里,我及家人先后依法找村委会、司法所、派出所、土管所、纪委书记、原书记和现任书记等人百余次,找过的这些单位和领导有谁对严自聪的违法行为实施过警告,化解群众纠纷是他们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不闻不问?放任严自聪寻衅滋事,请问社会各界懂理懂法人士?他们该不该对此事负责?  {3}什么叫故意伤害罪?严自聪上门寻衅滋事并侵犯我合法财产还先动手打人,到底是谁故意伤害谁?  {4}严自聪在法庭上亲口承认锄头是他的,在判决书上锄头变成了我父亲的,这难道不是颠倒黑白强加罪名吗?  {5}法院分别判处我父子二人有期徒刑一年并附带民事赔偿六万多元,严自聪屡次上门闹事并先出手打人,判处我和父亲分别坐牢一年并赔钱,那严自聪非法堵我四年的路和我父子二人分别坐牢一年造下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又该谁负责?  {6}案发后,50天派出所副所长张勇才来我家询问做笔录是否符合国家公安民警办案规定?  {7}张法先当庭质证时因描述前后不一,被质问时,她说她的证言是派出所民警曹立教她说的,我不明白这符合国家民警办案的哪一条款?我也不明白曹警官为什么要这样做?请求社会各界懂法懂理人士告诉我,是否合法?  {8}贫穷地区老百姓的生活本来就艰难,请问镇雄县各位父母官为何总是小事不管甚至歪曲事实让它变成了大事?让本来就贫穷的弱势百姓蒙冤受屈,增加另外的负担,这是执政为民吗?你们会不会脸红?  {9}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当防卫权规定,在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的时候可以实施无限防卫,对方上门破坏财产,并先用锄头打我父亲,我在这里请教一下镇雄法院和中院的各位法官,是我父亲先动手打人吗?是我父亲跑到严自聪家里把他打伤的吗?怎么我父子二人就成了故意伤害罪?为什么就不是正当防卫呢?什么叫正当防卫?  {10}公检法的腐败分子决不纠正自己的错误,反而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冤假错案的强制执行过程中,强行冻结了我的银行卡,也强行冻结了父亲的银行卡,{我全家二十多个人的退耕还林款,农资补助款和父亲的养老金全部在父亲名字上},请问社会各界懂法懂理人士及各位法官大人?我和父亲受冤枉不说,我家里其他人犯了什么法?退耕还林款和农资补助款是百姓的养命钱。你们怎能如此草菅人命?  {11}最后我还要问一下镇雄县刑侦队负责案件主办的民警胡家祥,明明白白的堵路引发纠纷,怎么就变成了土地纠纷?你们公安负责调查材料,你的材料真实吗?你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  地方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让我弱势贫民本就贫穷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不觉得缺德吗?法律会容忍吗?  联系人严孟江15187052893  联系电话严洪香15894252191,15750103729  镇雄县人民法院判决书如下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