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导医 > 面对面 > > 永远的西南联大!知识分子对名利的牵绊

永远的西南联大!知识分子对名利的牵绊

2018-05-27 00:01   来源:未知

  

杜猛:当今中国知识分子对待名和利的牵绊

我们经常在书中、或报刊上及各种论坛介绍某作者或嘉宾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还有在名片上印头衔加称:“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更有甚者在追悼会上也不忘加这荣耀。

这个"津贴"制度建立时期,知识分子待遇不高,生活拮据,于是为一部分精英人才发津贴,体现重视知识和人才之意,后延续下来。“津贴”施行于1990年,自“特殊津贴”制度建立以来,共有16.6万多做出突出贡献的专业技术人员和高技能人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没有想到的是成了知识分子终身夸耀之资本。动不动就"我享受国务院津贴"。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知识分子追求名利的牵绊与悲哀………

*现在还要不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改革开放三十年,过于宽松的社会环境,造成了洞开的窗户,飞进了大量的害虫和飘进了太多的臭气。那么站在三十年的门槛上的时候,我们有必要慎重的考虑一下,是不是到了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了?不是我一个人在提出这个问题,而是社会发展的呼唤。在经历了三十年的GDP大发展的三十年后,是不是应该在精神领域和文化领域里,来一次彻底的清算和孰是孰非的厘清?

首先 沉渣泛起,道德沦丧

放眼望去,太多的丑恶 现象,在社会上蔓延。甚至一些过去深藏于地下的罪恶勾当,现在堂而皇之的走上了大众的视野,并被冠之以前卫或者出位,或者流行,或者潜规则的时代用语。“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言犹在耳,可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精神?难道是西方的伪精神?还是一些无良文人创造出来的色情精神?社会沉渣泛起,但是由于利益相互的勾连,造成了丑恶得不到惩罚,善良得不到弘扬;歪曲的灵魂大行其道,而正义的声音却淹没在利益交织的网络之下。

道德的沦丧也是触目惊心,为了钱,多少人昧了良心,为了钱又有多少人成为“为奴隶的母亲”。这已经超过了经济领域的范畴,而变成一个政治方面的社会问题。

贪污、受贿、欺骗、偷工减料,只对人民币负责的态度,致使现在中国成了散沙一盘。缺乏社会凝聚力。

而这些却每时每刻的都在发生,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们不仅深思,在深思!

其次割瘤治病,时代必然

作为每一个社会中的个体人,真的只是吃饱了就能满足的动物园的圈养的动物吗?不是,每一个人是需要信仰的,是需要精神生活的,是需要社会的认可和社会地位的。而现在许多的政策,不是从社会根源上寻找问题,解决问题,只是流于形式的进行堵漏的临时政策制定而已。是不是到这这的要忍痛,割掉社会毒瘤的时候了?

时代的发展,需要一批具有真挚灼见的人独领风骚,而现在确实明码标价,多少钱可以当成人们的偶像,多少亲可以进行管理活动!这是资本主义的通病,而作为中国,本来是可以杜绝这些弊端的。

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割掉毒瘤的时候了!疼是必然的,疼总比死去要好吧!每一个都要拯救社会良知于未死之时!

再次众望所归,竖起新风

到底是13人小民重要,还是一部分的腐败的尸位素贪的无良官员的位置重要。这个问题不弄清楚,那些高高在上的牛鬼蛇神,肯定还是会鱼肉百姓,自得其乐的。

所以现在有必要来一次集体的清理运动,将阻挡社会发展,祸害人民,为害一方的一些变质的人,清理出人民的队伍。

当然这些牛鬼蛇神还是有一定的能力的,还是有可能反扑的,所以一定要做好了对抗到底的决心。但是不可否认,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利用人民的力量,中国的肃贪惩恶行动,必将胜利。

最后捍卫果实,不容腐烂

世界是矛盾的,只有把握住矛盾的发展方向,捍卫正义和清明透彻的社会果实,才能让那些陈腐的东西,无处藏身,才能将大家的信心、信仰等团结起来,凝聚起来,才能在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上找到正确的立场,看清事物发展的方向,才能明确社会发展,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是不应该这样被牛鬼蛇神们继续搞的腐烂下去了!

总之,这是时代的呼唤,也是人民的呼唤,违背人民的意志,就会知道人心向背之后的结局。重新举起人民的大旗,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还世界一个朗朗的乾坤!

【相关】中国史上最穷的一所大学,没有大楼只有大师却成了永远的第一

中国曾经有过这么一所大学:

在抗日战争中仓促搭起,被称为“史上最穷”,校舍破旧得梁思成摔桌子发脾气;

它仅仅存在了8年,却走出了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8位“两弹一星“元勋、171位两院院士,让牛津大学的学者不远万里前来拜访求教,惊呼:它是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

它就是西南联大。

总有人问:什么样的大学才算一所好大学?

在我看来,它不在于是否有豪华的大楼,而在于有没有最优秀的老师。

▲ 1937年回国任教于西南联大(图为西南联大校门)▲ 西南联大操场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炮火连天的北方,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

危急关头,北大、清华、南开三校校长,同时接到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公函:三校南迁长沙,联合组建长沙临时大学!

可师生们刚到长沙不久,上海、南京沦陷的噩耗就接连传来,日寇步步向内陆进逼,长沙危在旦夕。

“国家亡了可以复兴,文化亡了就全亡了!”

为了保住文化血脉,大家决定兵分三路,举校西迁昆明。

一场“中国教育史上最伟大的长征”,就这样开始了。

▲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合并,在长沙组建临时大学。1938年春,又西迁昆明,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图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慰劳湘黔滇旅行团到达昆明。

炮火声中,闻一多夹着几本书,拉着孩子直奔队伍。路上碰见臧克家一脸震惊地问:“那么多名贵的珍本你都不要了?”

闻一多说:“大片国土都丢了,几本书算什么!”

当时日本人宣称,如果留下来教书,就会有丰厚的报酬,生活舒适又体面。闻一多得知,狠狠地“呸”了一声,拂袖而去。

战火的另一边,陈寅恪正忙着为父亲办丧事,日本宪兵队送来劝降留任的请柬。陈寅恪知道,若当场拒绝,必遭迫害。但他不甘心白白受死,“在学术上支持祖国,是我的责任!”于是,他丧事还没有办完,就悄然离京,加入队伍前往西南。

▲ 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陈寅恪。

就这样,300多名师生,3600里长途跋涉,历时68天,一路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凭着坚强的意志,终于在1938年4月成功抵达昆明。

危难当头,我们要守护的不仅是民族文化的未来,更是一股永不熄灭的精神火种。

西南联大的传奇,就是由这一副副看似孱弱的肉身下的坚强意志,徐徐开启、筑垒铺就而成的。

到昆明后,由于经费不足,校舍条件很差。教室是土墙、涂上绿漆的铁皮屋顶,每逢下雨,屋顶就吵得没法上课。

有次,经济学家陈岱孙上课,中途大雨倾盆,他索性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停课赏雨”四个字,学生们就静静地听了一节课的雨。

▲ 梁思成、林徽因设计的西南联大校舍。夫妇二人起先交的设计稿几次被校长无奈“退回”,因为实在没钱买材料,连铁皮都买不齐,最后只能用茅草搭屋顶。

学生宿舍则是茅草屋。土墙上开几个方洞,竖几根树棍,就是窗户;一间宿舍足足塞下40人,桌椅是没有的,只能把装肥皂的箱子当作书桌和衣柜。

食堂就更不说了,连凳子都没有,只能站着吃饭。伙食也不好,米饭里面常常掺了很多砂子,每天吃的都是盐水煮菜。

有个学生潘琰,总是最后一个去食堂,用便宜价买到锅巴。那锅巴一半以上是砂子、老鼠屎,连倒泔水的农民都不要,可潘琰硬是把锅巴买回去,用开水淘一遍,然后再用盐水泡着吃。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