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舆情 > > 从摩能国际“涉传”风波看微商消费发展的痛点

从摩能国际“涉传”风波看微商消费发展的痛点

2018-05-22 14:56   来源:未知

  

近日,网上一篇名为《10万微商被骗100亿,第一大微商集团涉嫌“传销”》的文章引来众多媒体的转载。摩能国际——这家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微商企业一时间卷入了公众舆论的漩涡,围绕摩能国际涉嫌传销的消息也不绝于耳。那么,同样是微商,摩能国际为何能够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呢?

  2017年5月底,多位微商代理投诉称,摩能国际采取“传销”的模式招商,到全国各地巡回的开会洗脑,诱骗了几十万微商小白的加入,被骗的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一些微商甚至因此闹得家破人亡。

  6月1日,摩能国际发布声明,认为该文章的始作俑者为摩能国际前代理柏勇,该文章是一篇造谣生事的“黑稿”,使得整个事件又出现变化。然而,从微商诞生之日起就带着病态基因的微商,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

  从2015年开始,如火如荼的微商开始逐渐显露下行之势,先是网红毒面膜,后是央视以“微商传销”为主题的连续报道,再到“微商先驱”思埠集团转型、俏十岁退出微商、被定为传销的“云在指尖”的关停、因三级分销而被腾讯查封的“小黑裙”等,曾经风生水起的微商开始呈现衰落之态,微商经营中的病症也开始逐渐显露。

  舆论旋涡

  摩能国际的全称为北京摩能国际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宣传材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美容、健康行业的移动社交电商公司,先后推出棒女郎抑菌私护凝胶、女神泡泡红润抑菌液等女性用品。

  摩能国际的创始人蒋德才也是科技圈小有名气的人物,曾是“尼彩”手机的创始人,也是“大可乐手机”的投资人。但这两品牌最终以失败告终,前两次失败之后,使得蒋德才又打造出号称吸金百亿元的“棒女郎”品牌。

  凭借着“棒女郎”等系列产品,摩能国际一举成为一个号称国内最大的微商集团,但正因为如此,使得其负面消息格外显眼。5月30日,《10万微商被骗100亿》的报道引爆了微商们的朋友圈,有代理商向记者透露:5月31日,代理商们来到摩能国际位于北京华茂购物中心的办公室外要求退款,但公司大门紧闭,这更使得整个事件愈发的扑朔迷离。

  随之而来的是各类媒体的争相报道,使得摩能国际牵扯到更为严重的话题,即是否涉嫌传销?根据上述网文所述,摩能国际的代理商等级分为七级,从上到下逐层发展“下线”,且各个等级之间有严格的“门槛费”,其所述特征完全符合《禁止传销条例》中关于传销的三个特性,即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变相缴纳门槛费。

  但整个事件又随着摩能国际的声明而发生变化,根据其公告显示,该篇文章的始作俑者为摩能国际前代理柏勇。此前,摩能国际已经以“名誉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法院也已受理,将择日开庭。对于文中所说的“七级代理制度”等问题,摩能国际方面表示并不存在,公司方面仅设有三级,所谓的七级为代理商自己形成的层级,与公司无关,摩能国际的经销行为完全符合国际的相关规定。长久以来,对于微商“涉传”,就有说法称只要微商代理不过三级,就不会有涉嫌传销的嫌疑。对此,根据国家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就予以了说明,但在如何判定构成传销犯罪的问题上,相关部门曾有解释,如果其层级关系超过三层,则可作为传销特征的依据立案,反之,则不作为其依据而立案,由此也就演化出了目前所说的“微商的三级分销”的说法。

  关于摩能国际“涉传”的问题,摩能国际方面表示,从现有证据来看,摩能国际的模式无法被认定为构成《刑法》224条的合同诈骗或《刑法修正案七》的传销。摩能国际没有收取入门费、加盟费等费用,即使代理介绍推荐他人成为代理,推荐人也没有任何介绍费。因此,“棒女郎”的销售模式并没有传销的明显特征。

  微商通病

  对于号称国内第一大微商公司的摩能国际来说,失败如成功一样,来得猝不及防,这家成立于2015年5月的微商公司,在短短13个月,拥有超过100万人的代理商,其在2016年的流水总额(代理商拿货金额)达100亿元,这一巨额流水让其在微商圈里一炮而红。然而,“红却不过三天“,就是这样一家年入百亿并宣称3年创下一千亿的公司,目前正在遭遇代理商的退货潮,并陷入传销风波。与其他微商企业一样,摩能国际同样沾染了通病。

  首先在商业模式上,摩能国际采取的是七级分销代理模式,从高到低依次为官方核心、大核心、小核心、总代、皇冠、铂金和天使,进入的门槛从几百到几十万不等,等级越高,拿货的价格越低。以棒女郎为例,根据2016年8月涨价后的标准,要成为“官方”级别的代理,需交600万,每盒仅30元;入门级别“天使”,需交640元,每盒80元。

  在这种模式下,90%的货物无法到达终端消费者,而是被积压在各大代理商手中,摩能靠收取代理费来盈利,而各大代理商则是通过层层发展下线代理的方式来赚取差价,如果没有代理来接手,货就只能自己内销。随着“传销”规模越来越大,代理商慢慢发现,摩能国际之前的承诺都是骗人的。

  其次,在营销宣传上,摩能国际可以说是不遗余力,2016年,该公司在武汉、广州等地召开千人峰会,并邀请众多明星为其站台,与四川卫视合作打造2017年的跨年晚会,注资拍摄电影《我的微商女友》,电视节目、微信公共号中随处可见相关产品的广告宣传等,如此大手笔的营销方式,只为吸引代理商打款进货,这也是其在短短一年里获得百万代理商的主要原因。

  相比于营销宣传上的费劲心力,在产品质量上,摩能国际可以说要随意的多,同样以棒女郎为例,在宣传上,“100%安全,纯中药提取,无刺激无副作用”、“靶向修复,药剂直达创面”、“功能全面,排毒、缩阴、消炎一步解决”等,该产品就是“棒女郎抑菌凝胶”,从摩能代理商提供的产品显示,这款产品由西安惠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惠普)生产(卫生许可证号为陕卫消证字【2010】第0068号),是一款消字号产品。

  然而,按照国家卫计委《消毒管理办法》第31条规定,消毒产品的标签不得出现或暗示对疾病的治疗效果。“棒女郎抑菌凝胶”已属违规宣传。除了功效宣称打药品的擦边球,该产品的抑菌功效也存在不合规现象。在产品使用上同样存在巨大风险。

  以发展代理为盈利渠道,而不以销售为目的的商业模式,重营销而轻产品的虚假宣传,摩能国际的衰落在意料之中,而摩能国际的衰落正如微商的一个缩影,让微商经营中的病症显露无疑。

  三大“危机”

  曾经扬言势必击垮传统电商的微商,不仅没有取代电商,反而率先败下阵,但这并代表微商将止步于此,虽然看上去微商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但目前微商需要正视三大发展危机。

  首先,产品与价值的相互背离。仔细观察微商经营的产品,我们不难发现,面膜、保健品、皮包等是微商集中经营的领域,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这类产品的价格空间区域大,以面膜为例,一个生产成本不足一元的一片面膜,到达消费者手中可能就为十元,而中间的差价成为层层代理商的利益来源,这样的产品自然会导致质量、售后、假货横行等问题,消费者不买账也是迟早的问题。

  其次,分销模式与商业利益相悖。无论是红极一时的思埠、俏十岁、小黑裙,还是名不见经传的草根微商,无一例外的采用了多级代理销售模式,虽然不同层级的称谓有所不同,但都是通过各种代理商来销售产品,且层级越高,拿货价格越低,优惠也更多。在这种多级分销的商业模式下,各级代理商想要获取利益则需不断发展下线代理商,通过层级之间的差价来获取利润,而产品的销售仅有最底层的代理商来完成,对于底层的代理商来说,其拿货的价格要远高于其他层级,这直接导致货物难以销售,再加上留给底层代理的利润空间是有限的,底层代理则不得不想方设法对自身进行升级。

  本质上来说,微商经营的整个商业链条实质上注重的是代理的争夺,而不是产品销售本身,互联网带来的销售渠道的“去中间化“,微商则背道而驰,不仅没有缩短距离,反而层层设级,这也是微商衰落的最主要原因。

  显然,对于微商来说,这种模式已不再适用,然而,优胜劣汰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随着多级分销制度弊端的逐渐显现,仅限朋友圈发宣传的个人微商将逐渐被淘汰。

  再次,微商普遍“重营销、轻产品”。在体验至上、品质说话的时代,好的产品才能赢得好的口碑,然而,对于现在的大部分微商来说,大部分的精力与资本都用在广告的投入和营销人员的推销上,从而忽略了产品本身,重营销、轻产品的微商也因此显得后继乏力。

  除此之外,在宣传方式上,为了招募更多代理而进行的虚假宣传,朋友圈的暴力刷屏和洗脑营销,均让基于信任的微信朋友圈乌烟瘴气,信任被逐渐透支,微商也就失去了其赖以生存的乐土。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