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银行 > 名医馆 > > 恶搞《民法》第九条,赠恩施法院

恶搞《民法》第九条,赠恩施法院

2018-05-31 17:41   来源:未知

  

    ....................恶搞《民法》第九条,赠恩施法院  ...........................................青衣晓  2002年,恩施法院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其实是在向全社会输出权力恐怖。对整个社会启用的是一个叫做遗传记忆的东西,它叫权力恐 怖。对。就是这个玩艺儿。对社会启用权力恐怖很简单:傍法官。傍大款傍市政官员都没有傍法官恐 怖,因为法官能傍红色恐 怖,傍恩施法院法官就能搞到别人劳动取得的房产。只要能沦陷掉法官守卫的最后的底线,就会放出权力野兽。这种记忆,在中国任何一地都不需要到远古地质中去挖掘,那只权力怪兽怎样发狂谁都还记忆犹新。  蚂蚁社会靠一个叫做遗传记忆的东西控制种群,一种用遗传基因的编码实现生存的一种语言。在不同的书中,遗传记忆它有不同的名称:天然知识,自然本能,与生俱来的知识。遗传记忆,一言概之:人不需要学习,凭着从娘胎里带来的儿话在世上混。  陈雪松吃了,陈雪松门痴了。我周围的人无人不惊恐万状,无人不是在被唤醒的权力恐怖下做权力崇拜。  2002年,hexie社会已经提出来,有人还在对权力恐怖hongsekongbu的权力崇拜。  2002年,权力怪兽刚暴发泛滥过一次,人们还记忆犹新,直接重演就是了,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曾经暴发过的hongsekongbu,自己把自己捅出一身血来,跑到大街上吓死很多人。权力怪兽就这么个玩艺儿。  2002年,历史正式开始的时候,恩施法院准备好了吗?  恩施法院准备好了吃人的牙齿、胃袋还有肠子和屁眼。中国杂种历来就是这样迎接社会变革的。法官,你还记得你为什么要戴假发吗?戴上假发的中国法官,象个跳舞鸟似地在法庭上仿效的撒克逊所效仿的罗马法庭上的那些到处抢劫所到之处大谈物权法的马背上的法学家。这叫长发革命,它妈的,这帖子象是在写女人。辛亥革命,割中国男人的长头发的革命。留发不留头。中国法官被割头似地剪了头发,再戴上假发,跟个木偶似地:“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力。”跟撒克逊民族跟爱尔兰跟法兰西科西嘉的拿破仓:“一切法国人都具有民事权利”比的是啥?能有啥可比,同是公民权力的界定,差别大着呢。法国人欧洲人具有独立的人格。中国人,全体跪倒在出生的大门前,众生如此。只要能把他们杀死就没有公民权利了。我告诉各位:“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力。”这条法律,《民法通则》第九条,是用一个叫屁股上的B在思考。这叫立法丑陋。中国人丑陋至无耻用B思考,觉得很光荣,并将自己的奴才性格印在这条法典背后。翻一翻各种未出生婴儿死亡案车祸凶杀案,无不说明这条法律凶残无比。  我遭遇的正是这个杂种民族的杂种逻辑,人是食物。只要把人吃了,你就没有公民权利了。这是杂种民族的法律。只要能将人杀死,被杀死的人就没有公民权利了。只要把你当死人,你就没有公民权利了。  印尼,杀五十万华人,所根据的就是“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力”这条法律中的杂种逻辑。  俄罗斯,世界上杀害华人最严重的地方,所根据的就是中华法典《民法通则》第九条“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根据这条法律中的杂种逻辑,只要能将中国人杀死,死人怎么开口谈公民权利?  菲律宾枪杀光台湾渔民事件,我却在分析中国法律在哪里流血。  看过世界上华人遭到暴力的国家和事件,我们再回头看看《民法通则》第九条的发源地究竟发生了什么:  吃人的历史,造就吃人的物种,不是吃人就是被吃。所谓的解放,就是吃人的物种实然没得吃了,没得吃了就会饿死,于是中国人的斗争哲学就是吃人。为了防止被吃,人人去爬一棵权力的大树,直到权力的大树上全都是吃人的猴子。一声人民万岁然后大开杀戒。母系社会的一根盲肠,把人逼到生命的大门前,屠刀挥起。三反五反,杀的都是老实人;土地革命,杀的全是近代经济的萌芽;破四旧毁灭的是人类创造的文化,祖先都死了,就没有民事权利了,管不了自己创造的遗产;文化大革命,杀害的全是知识分子,一长串当代文化的链条被切断,所根据的就是把你杀死了,我看你还有文化,所以烧书焚毁古藉;发展经济,毁灭的却是一切人的经济基础上,连“鸡下蛋,人有罪”都能想象得出来。  《圣经》中的那个死神,用的是镰刀,所以,我断定死神是个农民(我并不欢迎任何歧视)。  中国人曾经用过的名称:菜人、两脚羊。  中国人自己tusha自己,杀人没人种地了就吃人肉。日本人也没闲着,一杀就是五千万人,赶在印尼五十年前杀害华人的数字早早地就加了两个零。无不折射《民法通则》第九条“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是一条母系社会的一个小白脸偷偷地将自己的人格印在了这条法典中,在立法的禁地,中国法学家摆脱不了沉重的历史留给他的宦官的人格,跟个小偷似,在我们的法典墙上白痴似地胡乱涂鸦,也叫法典,那些吃人的民族却看得很清楚:“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  随便浏览了一会儿从前,再看看今天的新闻:  中国到处暴力征地。湖北、四川、河南等省。暴力征地。今天的侵犯公民土地者,不是侵占江中六十四屯的老毛子,亦非倭国侵占东三省。而是建筑承包商的黑钱驱动的国家机器为了黑钱或者劣质GDP在杀人。那些与国家无耻的暴力对抗的人,如果被杀死了,又能到何处去伸冤?没有。所大杀特杀大开杀戒。这个杂种逻辑,所根据的就是《民法》第九条:“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  毒奶粉,瘦肉精,红豆水,皮鞋胶囊,地沟油,转基因,最近连空气都端上桌了:雾霾。无不透视到中国人驱动无耻的法律是为了无耻的GDP中,是法律在挥起屠刀。  “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  这是一条很适合野蛮人的法律。中国式的革命,你劳动,我割你脑袋。野蛮人的法律,野蛮人立的。清朝晚期,国人立法,大概在士大夫公知的官袍里还是个阉人。  中国宦官立法三百年,民法还是个通则。与八国联军的强盗法典比较一下,法国民法典二千多条,德国民法典四千多条,这叫强盗有法律,被洗劫的却没有法律,所以抢劫是合法的。好一个盗亦有道(情感医生情感天地)!被盗者连立的法都惨无人道。  49年,中国人站起来了,被一个叫解放的手拎起来多少次也站不稳,被从灵魂中阉割了中国宦官立法,依旧是母系社会那一套语境。人人背负着一个生命之门等待毁灭。这宦官的人格却呆它妈面前当孝子:“公民从出生时始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几千年的文化如此,国人几经解放却改不了奴性,母系社会式的权力崇拜,在世界上娄娄重演血色祭祀。法学家却让中国人从此人人带着个出生之门,在世界上跟个小丑似地。世界各大舞台上都没戏。  翻一翻各种车祸凶杀案中的未出生婴儿死亡案,无不说明这条法律凶残无比。  屠刀,在《民法通则》中哗然挥起。

   ===================================================   下载本帖:恶搞《民法》第九条,赠恩施法院.pdf   ===================================================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