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写字楼 > 用车 > > 易到危机“罗生门”:创始团队离场后,谁会是“白衣骑士”?

易到危机“罗生门”:创始团队离场后,谁会是“白衣骑士”?

2018-05-23 17:04   来源:未知

  

  周航甩出公开信后正式离场,各方缄默之下,“13亿资金挪用”被挖掘出怎样的故事?易到的资金黑洞到底有多大?乐视也是内外交困,谁来解救风暴中的易到?

  周航、乐视相杀,鹬蚌相争,却无渔翁!

  4月20日晚,易到创始人团队集体离职,大股东乐视完全接管易到管理层。至此,周航代表的易到创始团队与大股东乐视的互撕暂告一个段落。

4月17日,周航一封控诉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公开信,拉开了双方厮杀的序幕,身处争端漩涡的易到与乐视,其资金链危机再次被放到聚光灯下,并迅速遭遇讨债和挤兑风波。

  易到创始团队集体离场,看似为双方争端画上句号,但13亿资金挪用真相仍旧扑朔迷离,易到的资金黑洞到底有多大?已经危在旦夕的易到,乐视还能让它起死回生吗?

创始团队集体离职

  4月20日晚,易到创始人兼前CEO周航、易到联合创始人兼原高级VP杨芸,以及另一创始团队成员易到原CTO汤鹏发表联合声明,宣布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易到创始团队发出的公开声明。

即使在辞职声明中,也能看到易到创始团队与乐视之间的芥蒂,“乐视强势派驻了以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我们此举本是为与乐视积极配合,帮助乐视易到平稳过渡,不曾想却造成了一系列不必要的干扰,而我们的个人名誉也因此遭到恶意攻击。”

  这距离周航与乐视公开决裂已经三天。4月17日下午周航发表公开信指责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造成易到种种困境;随后乐视愤怒回击,称13亿资金是按协议使用;4月18日凌晨,周航发朋友圈称乐视在泼脏水并继续要求乐视解决易到的问题。当日一早,易到办公楼遭遇提现司机挤兑,乐视此前安抚好的手机供应商们也再度来到乐视大厦讨债。

  对于周航为何在此时出手,各方说法集中在解决易到资金危机出现分歧上。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在发表公开信的前一天,周航就易到引入顺位资本与乐视谈判,因出价太低双方谈崩,未经证实的消息是,当时价格仅乐视入股易到时的1/8。次日,周航即用一封公开信向乐视施压,也让公众知晓了他与乐视决裂的事实。

  易到创始人周航黯然离场。

  其实,易到创始团队与乐视的嫌隙,早在2016年下半年就已出现。据报道,那时,乐视试图对易到施加影响,但周航不太配合乐视的生态调度,周航曾对《中国企业家》说:“我跟他说,他的信念信仰可以用大家理解的方式做出来,但不能天天生态化反,天天跨界颠覆,大家记不住,这个很空洞。”

  随着周航三人离职,乐视迅速接管易到管理层。

  三人的离职声明刚刚发出,就有自媒体曝出乐视已经委派新的管理层,显然乐视早已准备好交接班。4月21日下午,易到召开主题为“新易到 新团队 新未来”的管理层大会,委派原易到总裁彭钢出任CEO、乐视系高管袁斌接任汤鹏的CTO职位、马冬出任易到HR VP。

委托贷款牵出中植系

  关于挪用13亿资金,周航与乐视各执一词,上演罗生门,各大媒体还在费劲地一点点拼凑真相。  易到和乐视控股4月17日晚发出的公告透露: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易到5%的股权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一笔14亿联合贷款,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随后,这笔贷款被曝出属于委托贷款,《证券日报》援引所谓委托方负责人说法称:“以易到为主体,进行了一笔14亿元的贷款”,该负责人特地强调该笔贷款合规且符合几方约定。

那么,乐视控股是这笔贷款的共同贷款方吗?乐视控股、易到以及出借方有在合同里约定资金用途吗?《无冕财经》曾就上述问题向乐视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仍未给出明确回复。

  根据易到和乐视公告可知:这笔贷款的贷款主体为易到,它承担还本付息的责任,至于三方是否用合同约定资金用途仍是个谜。

  4月21日,腾讯科技报道称,贷款由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创展提供,交易双方并未在合同中写明资金使用比例,但做了口头约定,资方也知晓资金流向。该项融资具体由时任乐视控股CFO吴辉操盘。另有消息表示,资金最终来源于BNP法国银行,借助南京银行通过中泰创展将贷款放给了易到。

  原乐视控股CFO吴辉。

  报道称中泰创展实际控制人为解茹桐,是中植系掌门人解直琨亲属,持有中泰创展78.51%的股权。而解直锟是著名歌星毛阿敏丈夫,资本市场上颇为低调神秘的大佬。

  对于此笔贷款使用是否征得周航同意,各方也说法不一。乐视方面此前称周航签字同意资金借用,但杨芸反驳:“周航起先并不知道这笔贷款,知道后发邮件激烈反对以易到为借款主体,而且周航也没有签过字,并在事前和事后很长时间完全不知道乐视挪走13亿。”杨透露,事后易到与乐视为规避风险才补签了一份13亿的“借款合同”。

“在这笔贷款业务中,乐视控股是担保主体而不是贷款主体,资金的用途应该是贷款主体(而非担保主体)和出借方约定,贷款资金是否划给乐视控股使用可以在合同里约定。” 一位熟悉委托贷款业务及规则的银行管理层告诉《无冕财经》,“贾(乐视)违约是可能的,但只有出借方追究才有用。”

急速寻找接盘者

  易到的资金窟窿究竟有多大?易到和乐视都缄口不言。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