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土地 > > 夫妻辗转6地寻22年找回儿子 乡亲吹鼓号放烟花迎接

夫妻辗转6地寻22年找回儿子 乡亲吹鼓号放烟花迎接

2018-07-10 11:37   来源:gztaomei.com

  

原标题:夫妻辗转6地寻22年找回儿子 乡亲吹鼓号放烟花迎接

7月2日,被拐22年的黄辉(前右二)回到了衡阳金桥村的家。图/受访者提供

7月2日,在深圳警方、衡阳警方民警的陪同下,黄辉踏上了回家之旅。车队在离黄才玖家一公里远的地方停下,金桥村的乡亲们用齐鸣的鼓号、漫天的烟花、轰鸣的鞭炮欢迎黄辉回家。

22年前,4岁的金桥村人黄辉在父母打工的广州被人拐卖。为了寻子,20多年来,黄才玖、刘玉香夫妇辗转6个省份,边打工边寻找儿子。而就在他们一度不抱希望的时候,今年3月份,在衡阳警方、深圳警方及“宝贝回家”志愿者帮助下,被拐22年的黄辉终于找到了。

走失

在外地打工时4岁儿子被拐

20世纪90年代初,黄才玖、刘玉香夫妇在广州建筑工地打工,黄才玖做沙建,妻子刘玉香负责给工人做饭。4岁的儿子黄辉则带在身边,由刘玉香边工作边照顾。1996年9月8日早晨,刘玉香买菜回来后,突然发现4岁的儿子黄辉不见了。

夫妻二人开始四处寻找,得到消息的其他工友也一起帮忙寻找。然而,却没有找到孩子。为了找孩子,黄才玖夫妻手写寻人启事后到打印店复印了80份四处张贴,并继续四处寻找。“平日里,只要听到有小孩哭声,我们就跑过去看是不是自家的‘辉坨’(黄辉的小名)。”刘玉香说。

刘玉香说,此后的岁月里,他和丈夫辗转广东、山东、湖南、贵州、安徽、广西等省份,一边打工一边寻子。有人看到寻人启事后,打电话给黄才玖说要给钱才提供线索,“十几年里,我们不知道被骗了多少次,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但刘玉香表示,他们对找到儿子的信念始终没有变过。

寻找

夫妇二人辗转多地寻儿22年

2017年11月14日,黄才玖在电视上看到寻亲节目里说利用DNA技术可以寻找失散亲人,于是带着妻子刘玉香赶到衡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民警高胜为他们采集了血样,并将DNA数据报送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科所,输入公安部被拐人口DNA数据库。

在黄才玖、刘玉香夫妻苦苦寻子的同时,被拐卖的黄辉在懂事后也在苦苦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黄辉说,当年自己被拐卖到邵阳市隆回县周旺铺镇大元村后,被养父母改名叫胡小杰,但养父母对他很冷淡。“我五六岁时就萌发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黄辉说,2009年初中毕业后,自己一边外出打工一边寻找父母。但由于自己被拐时年幼,在茫茫人海中的苦苦寻找一直没有结果。

回家

DNA数据库帮忙寻亲

2016年,黄辉在“宝贝回家”网站注册登记。2017年6月29日,在“宝贝回家”网站志愿者的建议下,黄辉到深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大队采集血样,输入公安部被拐人口DNA数据库。

2018年3月,通过盲比,深圳警方发现黄辉的DNA数据与衡阳警方输入的黄才玖、刘玉香夫妇的DNA数据比对成功。为慎重起见,接到深圳警方通知后,高胜再次采集了黄才玖、刘玉香夫妇的血样寄送到深圳。6月27日,经过复核后,深圳市公安局打拐办确认黄辉就是黄才玖、刘玉香夫妇的亲生儿子。

7月2日13时,在深圳警方、衡阳警方民警的陪同下,黄辉踏上了回家之旅。

看到黄才玖、刘玉香夫妇时,黄辉满脸泪水,在家门口与亲生父母抱头痛哭。与亲生父母团圆后,黄辉告诉记者,自己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表达,接下来的时间只想好好陪伴亲人。

据民警高胜介绍,DNA检验技术具有个体识别率高、亲缘关系认定准确的特点,是确认走失或被拐卖儿童身份最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

高胜介绍,目前公安部已建立全国“打拐”DNA数据库,用信息成果和高科技手段查找被拐卖走失人员,只要采集的疑似走失或被拐卖人员DNA样本与数据库中失踪人员父母DNA相匹配,立即可以实现千里寻亲。寻亲人员的DNA信息在打拐DNA数据库这个警用平台上,实现自动检索“碰撞”,一旦擦出“火花”,就意味着某个寻亲的家庭将会团圆。

责任编辑:杨雅琳(EN051)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