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手机报 > > 中纪委、省纪委、大法官信箱、甘南州纪委、省委书记信箱

中纪委、省纪委、大法官信箱、甘南州纪委、省委书记信箱

2018-05-30 09:00   来源:未知

  

  中纪委、省纪委、大法官信箱、甘南州纪委、省委书记信箱:甘肃省甘南州临潭县公安局、法院、劳动人事局,杨永乡政府相关办案人员滥用职权保护地方黑势力曹张家代的控告信  我是甘肃省永靖县岘塬镇刘家村村民刘晓伟,是一名退伍军人,于2014年1月26日我与临潭县羊永乡李岗村曹张家代签订了《砖厂承包合同书》。合同签订后我投资20多万元添置部分设备,拓宽改造砖厂道路,我依据合同的约定付清了全部承包费,并生产了红砖近200万块,曹张家代却不履行合同,动用各种关系,采取种种不法手段,企图将撵走,侵吞我的财产(因我承包前已有三名承包人以这种方撵走,已偿到甜头),在近三年多时间临潭县公安局、法院、劳动人社局,关永乡政府,从不同的角度,在自己职权范围内,尽心竭力,保护临潭县黑势力曹张家代,具体实事如下:  一、劳动人社局劳监大队保护黑恶势力实事  1、2014年7月21日,在5月9日我将砖厂制坯、烧砖劳务承包(湖北省竹山县得胜祺文峪河村村民陈耀立)劳务费按合同的约定付清19.6万元的情况下,曹张代伙同他弟(临潭县原干部)曹某和其儿子还有其它三名同6人对我进行殴打并追要合同原件及欠我钱的欠条,等我去临潭县公安局报案回来时,该县劳动监查大队巴吾、胡建平、向海东一行三人不尊重农民工工资已发清的事实,不积极寻找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劳务承包人陈耀立,而是协助曹张家代扣押刘晓伟价值27万元的轿车和厂内190多万块红砖,并要求本人在一份解调意见书上签字。作为劳动执法部门应该及时联系与签订劳务合同的陈耀立,如果联系不上应以恶意欠薪罪,协调公安部门立案调查,在实事调查清楚后按程序追究相关责任人法律责任,而不是让刘晓伟 在所谓的协议书签字。这是不是滥用职权?退一步讲应有法人代表曹张家代垫付后启动法律程序而不应该通过非法拘禁30多小时、胁迫恐吓等手段迫使刘晓伟二次发放所谓工资17.98万。(证据:录音、照片、文字资料)  2、作为劳动部门人员应该先查清楚刘晓伟是否按与陈耀立签订的劳务合同劳务付清劳务费,而不是强迫为与刘晓伟没有签订任何劳务合同的农民工按他们要求的数字发放所谓的工资。更加应该清楚除了法院,任何部门和个人没有扣押他人财产的权力,而面对曹张家代用铲车堵住在门扣押受害人财产这一犯罪实事,视而不见,听而任之,这是不是保护黑势力的行为?(附证据:当时现场照片)  3、在刘晓伟拒绝在协议书上签字时,以防止刘晓伟逃跑为由长达30多个小限止人生自由,这是不是非法拒禁?(附证据:被迫签订的协议书)  4、在没有劳务承包人陈耀立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以轿车和成品红砖为要胁,强迫我发工资是不是滥用职权?  本人通过自己努力 2014年12月24日将劳动承包陈耀立请到该劳动监查大队,当面对执,这时他们自知理亏,拒绝承认强迫发放工资一事,我做为个人无权扣押,在其写完是陈耀立自己拖欠工资证明后让其回家。(附证据:陈耀立证明合欠条)  我强烈要求:对劳动监查大队以上违法违规行为做出处理,并由临潭县人社局承担我的经济损失17.98万。  二、临潭县公安局保护黑势事实如下:  1、其兄曹继红多次到场内闹事,特别是2014年5月22日,当着羊永乡派出所所长面阻止我工作人员向外销售红砖,并将客户撵走,而临潭县公安局羊永乡派出所所对这种明显霸占行为没有进行任何处理,这是不是纵容黑势力行为?  2、2014年7月21日曹张家代伙同其弟(原临潭县宣传部干部)儿子曹某及三名同伙进行殴打,中午我去报案临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不予立案,也没进行任何处理,这是不是包庇黑恶势力?(证据:报案材料)  3、7月22日,曹张家代用一辆装载机堵住厂大门,将我汉兰达轿车和成品红砖等财产占为它有,这是不是抢盗行为,而我多次打电话,多次到刑警大队迟迟不处理,这是不是当黑势力的保护伞?(证据:照片)  4、2014年8月12日曹张家代将我场合同内租用给我的装载机强行开走导致生产停止,我向羊永乡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人员来场看了一眼转身就走,难道派出所这么无能吗?这不是放纵是什么?  5、我只好雇用装载机恢复生产但8月19日曹张家代指示人又将原场里装载机开来堵住大门,使生产无法进行。这是不是抢盗行为,我报案任无人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生为公安机关在黑势 力面前无能为力,难道有利益关系?曹某为何敢 如此猖狂?  6、8月24日曹指示他人开始拖拉红砖,我厂管理人员与拉砖人员讲理时被打伤,抢完以后又将大门堵住,本人无奈只能到甘南州公安局报案反应又没人管,直到省公安厅信访室上访后才将装载机开走,难道霸占别人60多万财产长达三个多月不构成任何犯罪?我抢了别人东西再还给别就没事了?  7、2015年6月1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砖厂大门安装了铁门,一直锁门阻止本人销售红砖,本人7月2日向派出所报案要求他们谁封住并安装大门并上锁,7月3日派出所人员只是将大门拆除,从此再无下文,没有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总上所述,甘南公安局就好像是曹张家代开的,在临潭县他胡作非为没人可管,这是谁给的胆子?为什么对曹抢劫,非法侵占、合同诈骗等嫌疑没立案调查?  本人强烈要求,查出幕后保护伞,并将犯罪嫌疑曹张家代审之依法,对办事不力相关工作人员严肃处理以正视听。  三、关永乡政府保护黑势 力事实如下:  1、借调节和维稳的名义由副书记王小林和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及曹张家代,限止本人人身自由长达30个小时并威胁、殴打、辱骂,强迫本人在所谓放弃一切权力的调解意见,以及不能上访,不能给公安打电话报案,并随时按曹张家代要求低于市场价给曹张家代买砖等书材料上签字,并给与我没有任何用工协议的民工,按民工要的钱数发工资。(证据:录音、文字材料、照片)  2、8月25日、26日两天,在我按协议约定发清了康乐县张伟清等农民工资情况下,以给农民工发工资为由,在曹张家代和王小林的策划下,羊永乡司法干部的阻止,指挥民工在曹张家代姐夫(车号甘P521619)等40多辆农用车抢拉我红砖,拉去的红砖被曹张家代低价收购,总共拉了30万多块砖,9万多元损失,乡政府有处置乐观主义财产的权力吗?还不是忙流忙是什么?这不是保护伞是什么?(证据:图片)  3、羊永乡政府以党委和政府的名义发公告,以有矛盾纠纷为由不让我买砖,不让群众买砖。乡政府对我个人财产有查封权吗?最后为什么不承认发公告。恶劣之极还找人按铁门,交锁住大门,是谁给你们的权力?政府难道不是黑势力保护伞吗?(证据:公告原件)  本人强烈要求对乡政府相关责任人,特别是副书记王小林滥用职权进行处理,立案调查,并承担本人损失 9万元。  四、临潭县人民法院保护黑势力的事实如下:  1、2015年6月20日甘南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州民和字第32号判决,刘晓伟与庆祥公司所签《砖厂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而临州判决中指出2015年6月6日砖厂被临潭县国土局、安检局查封,而判决书的依据是因为刘晓伟提供的生产场地被行政机关查封,无法继续履行合同,支持向刘云岭支付其生产成品砖的报酬之诉讼请求于法有据应给予支持。试问造成砖厂查封的原因是场地违法。甘南中院已判定与曹张家代签订无效合同,原因是庆祥公司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是在2015年6月30日已判定合同与曹无效,造成最终合同无法履行的真正责任人是曹张家代,难道这么明显的事,作为一级法院还不清楚吗?再说根据判决书中指出刘云岭从2015年5月27日开始无故罢工,28日刘云林煽动民工强迫砖厂工作人员接受不合格红砖97万多块,并为其出具入库单。29日带领40多民工到县政府闹事,5月31日到州政府闹事。而厂地2015年6月6日查封,查封前7天为什么刘云岭不正常按合同约定进行生产?是不是刘云岭违约再先,再说按合同约定没有按质量要求生产出100万的红砖,故我没发工资。收砖标准是我和刘云岭约定的,法院为什么说因我未按约定付工资?法院凭什么说我未收的砖是合格的红砖?刘云林领导民工罢工在前场地查封在后,造成经济损失得主要责任是刘云林,法院应按照双方合同约定判定各自责任,而不是颠倒黑白判定我给刘云林赔偿经济损失40多万。6月10号在没有进行任何担保的情况下非法超额查封本厂所有红砖190多万(包括2014年生产的70多万),为什么起诉20多万而非法查封60多万的财产?难道不是为了通过法律手段侵吞厂内存放的160多万红砖(价值60多万)吗?  2、在查封砖厂内全部财产时,只是对存放的全部成品砖予以查封,全部红砖是多少?价值多少?(证据附:2015临法民保字2号),在我要求抵押财产担保时,复议中说“在相互诉讼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人民法院有权要求申请人提供担保,也可以不要求申请人提供担保,提供保不是必要条件为由不让刘提供担保,驳回我的申请 ”。而甘肃省临潭县人民法院民事诉讼风险提示书中第七条明确规定“对方申请财产保全必须担保,否则应驳回申请”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更何况还有我2014生产的70多万红砖,我的财产安全谁来保证?  在不知谁对谁借的情况下,刘云岭无担保的情况下,查封本人财产是合法的吗?截至目前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将本人被查封的60多万财产变卖并且在超额查封的情况下还冻结了本人所有账户,此行为恶劣之极!  3、在我工作人员守厂期间私自出售红砖600块,价值240元,我工作人员被法院拘留,第二天我从家乡去法院了解情况准备处理该事情是也被拘留,把原因说成是我目后操作,但没有目后操作凭据,仅凭一个未接通的电话,退一步说仅仅240元的财产,性质恶劣吗?这是不是利用手中的权利打击报复?  总上所述,因为我和曹签订的合同是无效的(无采矿许可证),所以我和刘签订的合同造成的一切损失应由曹负责因此法院不是占在法律的立场上处理相关事项,而是报着维护地方黑势 力的利益出发,处处保护真正的幕后黑手曹,假农民工资问题,肯害到当地投资的投资人。  4、甘南州中级人民法院既然判定刘与曹张家代的合同的为无效合同,那么为什么审理查明的:承包费398000元;设备购置补偿款20000元;所欠砖款135000元不判定由曹张家代支付给刘晓伟,而让双方自行协商和另循法律途径解决,如查能协商还用法院吗?难道还有比法院更有权威的法律部门吗?  5、我与曹张家代签订的《砖厂承包合同》,因为公司有营业执照,企业代码证,并双方对合同进行了公证,签定的合同符合同合法,应属于有效合同,对于公司不能采矿合同无法进行的重要原因,只不过是有效合同无法正常履行,责任人是曹张家代,所因按合同约定赔偿本人所有经济损失。而甘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为了保护黑恶势力简单的以公司无采矿证为由判为无效合同以减轻责任人的赔偿额度。  本人强烈要求对临潭县法院重新审理此案,尊重事实安中、高两院判定的我与曹签订的合同为无效为依据保护本人合法权益:  1、 要求解冻被封红砖160万价值60多万。  2、 刘云林的损失由曹张家代承担,原因刘云林的损失是由于曹张家代采取隐瞒无采矿许可证事实,采用欺诈手段与本人签订的无效合同造成。  总上所述,甘南公安局、法院、劳动人事局,杨永乡政府相关办案人员,在习主席打黑除恶,反腐倡廉的大背景下,继续以民族地区为由,滥用职权,胡作非为,肯害投资商,以农民工工资为晃子,以保护黑恶势力为目的,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成为个别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举报人:刘晓伟  联系电话:15719609888  年 月 日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