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荐新闻 > > 世行的文字之战

世行的文字之战

2018-06-19 08:30   来源:未知

  

直至上个月,世界银行(WB)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最为人熟知的还是他在名为“内生增长理论”领域的出色研究。内生增长理论认为,增长来自经济体系内部做出的决策,它并非外部因素作用的结果。

然而,如今罗默却在因为非常不同的原因掀起风波:他正对经济学家使用“以及”(and)这个单词的方式发动战争。是的,你没有看错。上个月,罗默向世行员工发出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加强写作技能。特别是,罗默恳请他们在编制报告时更简明而清晰,避免制造冗长难懂的文件,避免文件中大量出现以令人不适的“以及”连接起来的长串不切实际的目标。

“由于……有压力要表达出我们传递的信息是‘这个、以及这个、还有这个、以及那个……’,‘以及’一词已成为世行文章中最常用的词汇。”罗默抱怨称。“为清楚地表明关注这一点的重要性,”他补充说,“我已告诉各位作者,如果一篇最终报告中‘以及’一词的使用频率超过2.6%,这份报告我不会批。”提出2.6%的目标,是因为这是几十年前的世行报告符合的规律(不过罗默表示这个数字只是一个象征性阈值)。相比之下,“以及”一词最近在该机构报告中出现的次数占了总字数的7%。

罗默的要求合理么?如果你问许多世行员工,答案是否定的。罗默不是第一位在世行内部引发焦虑的首席经济学家,然而他的要求让部分同僚怒不可遏,以至于他被剥夺了对发展经济学部(Development Economics Group)的管理控制权(世行行长金墉(Jim Yong Kim)在给员工的一份通知中写道,另一位高级官员将领导发展经济学部,以便在该行研究和运营部门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不过罗默会继续对“直接影响我们客户国的趋势提供及时的、思想上的领导”)。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倾向于为罗默所做的事鼓掌欢呼。这一2.6%的上限看起来可能很奇怪,而且仅关注一个单词可能有失公平。不过,出于记者工作需要,我不得不阅读大量世行等机构出具的报告,作为一个读者,对于满篇难以理解的行话,我有着与罗默完全相同的不满。

在这方面做得不好的不仅仅是多边组织。上个月,英国资深记者兼主编哈罗德埃文斯(Harold Evans)出版了一本有关好文风的题为《我说清楚了吗?》(Do I Make Myself Clear?)的写作指南。该书列出了大量造作难懂的文章范例,这些文章出自政客、慈善家、公司高管等各色人等之手。

***

埃文斯专门提到的那类文体不仅仅是令人烦恼而已——这类文章会产生微妙却很严重的影响。如果官方声明和文件被裹在一层又一层的行话之中,普通公民就很难了解发生了什么。如果选民被费解的官八股包围,他们将觉得很难信任政客所说的话,或很难照字面意思理解他们的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作为政客会获得成功,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直白、毫无顾忌的讲话风格,这种讲话风格能够穿透埃文斯所说的语言复杂性的“无尽迷雾”。而且,尽管特朗普的话经常看上去似乎相互矛盾,许多选民却完全忽视了这一事实——这恰恰是因为他们对语言已变得如此不抱希望。

还有解决的办法么?对于那些寻求提高写作技能的人,埃文斯的书提供了大量实用建议,还提供了一份包含十个要点的清单,以鼓励清晰的文风(其中的诀窍包括“避免陈词滥调”和“不要让人讨厌”)。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