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 江南愤青:为什么必须坚持中国证券市场化改革

江南愤青:为什么必须坚持中国证券市场化改革

2018-06-16 08:33   来源:未知

  

这篇文章一直就想写了,但是因为母亲生病一直未能动笔,最近发生了几个大的热点事件,我就趁空闲就着热点谈谈我自己对证券市场化改革的一些简单看法,市场百家争鸣才能探讨进步。可以加我的微信号:jnfqcyy讨论。 第一点:过去的证券市场都是一场轮回游戏。 中国证券市场从成立到今天为止,其实从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我曾经发文字说,只要坚持改革,证监会怎么做都是对的,因为过去的证券市场都是错的,不改革,就是维系过去的富豪捞钱的历史巡回的游戏而已,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先从认识市场本质角度来看问题,什么是金融市场?金融市场本质是进行金融资源优化配置的一种手段和方式,我们之所以推崇市场,是因为市场化定价是最合理反应供求关系的一种方式,我们一直声讨所谓的计划经济就是压制了市场自发的定价行为,导致市场严重失真,从而资源配置的效率低下。一个好的市场,必然应该是由市场参与主体自发的以自己对未来的判断来决定选择以什么价格买入什么产品。大量的交易主体参与交易,最终形成了一个市场均衡价格,这个价格往往是代表了各方博弈的合理价格。所以,在一个完善的市场体系里,资金往往流入大家都普遍性认为好的资产,从而推高他的资产价格逐步让他的价格跟价值对应起来。这种价格决定机制是一个价格发现的过程。 所以成为一个市场,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每个交易主体都有自己充分的选择商品的权利,因为只有有充分的选择权,才能有合理的定价基础,这个很容易理解,你跑到一个市场去,想买好苹果,结果发现市场里都是一堆烂苹果,你还没得选,只能买,最终出现的情况是什么呢,是烂苹果也能用很高的价格被卖出去,这样子的市场一定就不是好市场,因为他让不好的东西,无法通过交易的方式被抛弃,价格根本无法起到发现的作用,他的价格是严重失真的。所以市场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要供需双方充分供给,才能保证双方都有选择权,不好的产品我可以不买,因为我总可以买到好的产品,所有市场商品供给受限一定就是烂市场,甚至都不能被成为是一个市场。 证券交易市场在中国十几年了,我觉得跟举例是一样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交易市场,因为他是行政管制的,管制的市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供给是不充分的,随着钱不断的进入这个市场,那就意味着你会发现你有钱却没股票好买,为什么,因为钱多股票少,自然会推动股票价格往上走,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一堆上市的股票,看上去有的选,其实没得选,怎么选到最后发现都是一堆烂苹果,或者虽然不是烂苹果,但是价格远远高于应该有的实际价值。那怎么办呢?你咬咬牙还是得买,于是烂苹果就变得更烂了,这个就是过去十几年的现实。 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不就是因为股票供给太少而资金却在增加,于是在中国就出现的情况是什么呢?是好苹果和烂苹果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普遍性涨,普遍性跌,反正到最后都是远远超越实际应该有的价值,这样的市场到最后注定就很难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市场,因为每个股票都没有独立的实际价格。你把所有的个股拉成月线图,然后跟上证深证指数对比下,发现他们是同步的,所以我说中国看上去三千多只股票,本质就是两只股票,一只深证,一只上证,资金来了,大家都涨,资金走了,大家都跌。周而复始,就没有变过。十几年来了,都是如此,这个跟我们证券市场起步的先天性缺陷是有关系的。我们的证券市场一开始就不是定义为交易市场,压根不是用来让大家做投资的,市场出来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纯融资工具,就是圈钱用的,当初各个省市都有上市办,指标审核,支持谁,就让谁上市,而一上市就能圈一票大钱。所以很多人都拿中国股市跟国外股市做对比,说为什么美国涨了,中国为什么不涨,那就是扯淡,因为两者压根不是一回事。股票管制是最大的区别。 正由于这种管制的存在,所以一个企业,没上市时候,利润几百万,上市后利润还是几百万,但是问题是两者市值可能差了几十倍几百倍上千倍,这个是为什么呢?因为资金多,股票少,你来了市场,就一堆人买你了,再烂的苹果都有人买。这不是扯淡是什么呢? 所以我说中国的证券市场二十年来压根就不是交易市场,就是个圈钱市场,一堆人不断的挤破脑袋进入二级市场,然后就可以立马赚到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鲤鱼跃龙门,立马富贵的游戏,在中国就是这么出现的,事实上从做企业的角度来看,上市既不是起点,更不是终点,但是中国很多企业基本都当成了终点看待,一堆人挤破脑袋进入二级市场,然后就结束了,而很多傻逼却每天抢着去接这些盘,然后乐此不彼的在玩这个看上去的财富骗局游戏,一玩十几年不肯停歇。从上倒下,从专家学者,到普通百姓,已经认为世界就应该是这样的游戏规则,根深蒂固的认为这个就是合理的,以为盘古开天地以来世界就是这样运行的。 所以在有个主席跳出来说要出来改革这个基本的规则的时候,一堆人坐不住了,为什么,他们根深蒂固的认为的规则被打破了,他们感到惶恐和害怕,一部分人是害怕自己玩的不能再熟的骗钱游戏不能继续了,大部分人害怕的是又要重新在去熟悉一个游戏规则,特别担心,越是傻逼越讨厌改变。所以,在这个修改基本规则的过程中,有一点是非常明显,就是新规则严重的侵害了整个市场所有过去所有的交易者的利益,过去二十年的证券市场所建立起来的庞大的利益链条,是非常严密完善的生态利益链,这条利益链上参与者之多数以千万乃至亿计,这种情况下改革之难也就清晰可见了。过去的生态链都是建立在坑散户的血肉基础上的。而散户却不自知。 这个链条上的从企业家、到PE投资人、券商、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保荐人都是整个链条上参与者,他们的目的就是生产一个又一个企业直接卖给二级的接盘侠,自然就是那些不自知的散户,他们以为在分享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其实在他们申购新股到的那一刻起,链条上的参与者就基本上几十倍的利润在手了,而对于散户来说其实都是成本而已。散户在中国的证券游戏里参与,被人坑,帮人接盘,乐此不疲,证券市场改变逻辑规则,本质上其实是为散户好,但是散户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只看到新规则出来后,市场一直在跌,逻辑也很简单啊,因为新股越来越多,所以他们痛恨新股,却从没有想过,其实有没有新股,他们都是牺牲品。 第二个问题IPO限制带来的几个问题 供给受限还产生出的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减持的问题,因为每个卖苹果的人,都很明显的知道自己的苹果不值钱,所以自然就会不断的在别人买入的时候他会选择卖出,这个是非常自然的人性,压根无法改变,不是靠喊口号能解决的,你们现在去看市场,一千万不到的利润,市值一百多亿,甚至大量亏损的股票还有几十亿市值,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智商正常的大股东都会选择减持,然后为了赚更多的钱,必然会利用散户的愚昧和无知,不断的利用各种盈利对赌,忽悠式的重组并购来抬升股价,套现走人,这个套路在过去几年IPO暂停的时候被那些操盘的人玩得风生水起,最后连戏子也都参与进来玩了,是个门槛极低的骗局,但是大量的散户却前赴后继的相信这种骗局。证监会出面打击这种骗局,本来应该是大快人心的事情,结果呢?一堆专家学者跑出来说,并购是国际通行惯例怎么可以打击呢?我不知道这种人脑子进水了说满嘴胡话呢,还是心存不良昧着良心说话呢?这种人不是既得利益者代言人,其实我是不会信的。而民众愚昧的会去支持这种言论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屌丝本身就是无知和愚昧的,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给骗他钱的人数钱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历史从来没有改变过,从来如此。 不扯远去谈这个话题了,这里知识想说,因为限制发行新股,导致的结果就是任何一个股票都会涨到超过股票所有人的心理价格,所以在价格高于实际价值的时候,创始人减持是必然的情况。 所以减持问题表明上看是一个市场行为,根子里还是因为市场供给不够充分,导致大量的烂苹果以远远超出实际应该有的价格在市场泛滥的结果,解决问题根子里还是得加大IPO,只有老百姓选择足够多,才可能有充分的自主权,选择好的,不选择烂,然后能力就会凸显,有能力的人就会赚钱,没有能力的人,就会亏钱,优胜劣汰,散户自然淘汰,剩下的都是有能力的辨别价值的人,机构市场自然就会出现,所以这个角度来看,加大IPO力度,是解决中国证券市场的根本办法,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在这里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之前讲过的,为什么中国本质是个信贷化的证券市场,也是为什么大量散户扎堆在中国不肯离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有一次在法国巴黎银行的小型会议上,很多人跟我说,真羡慕中国的股市,有那么充沛的流动性,一天的交易额足够他们一年交易了,我说,有啥好羡慕的,中国的股市本质上其实看上去很强的流动性,但是实质是没有流动性的,一点都没有,他们很奇怪,我说,你试着让中国股市退市几只股票看看,你试着让中国的股价跟香港来几个一分钱的股票试试看。那时候你就知道中国的股市有没有流动性了。如果那么做了,我可以保证,中国股民,一个不剩全部跑光,来个狗屁的流动性。 中国股市为什么那么多韭菜的存在?为什么那么多散户敢勇敢的踏入死地?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股市本质就是个信贷市场,他是带有刚性兑付的信贷市场。极强的刚性兑付的,中国股市不会退市,不会跌到几分钱,而且越垃圾的股票,越会有爆炒的可能,导致中国散户进入这个市场,无后顾之忧啊。压根不用怕啊,真跌了,其实只要死扛就行了,几年后,又是他妈的一条好汉,就是这种周而复始的现实案例,最终就让它们肆无忌惮的敢参与这个市场啊,因为压根不用担心最坏的情况发生,这种保底的存在,使得哪怕你在这个市场总是亏得倾家荡产,但是还是敢毅然进入。因为不断的过去的历史会告诉他们,这个市场不是他们能力不行,而是因为运气不好,心态不好,沉不住气,如果当初老子不割,不乱操作,不干什么,不干什么,老子就牛逼大了,于是死了还愿意借钱近来不断的玩。就是这种自我意淫式的精神病式的支撑,使得A股经常能产生出源源不断的韭菜供给给大佬们享受。人们辛辛苦苦的去别的地方赚钱,舍不得给自己吃好的,穿好的,买好的,都到这里来赌博,孝敬给别人。这个就是现实。 一旦市场打破这种所谓的刚性,就是大面积的开展IPO不断的股票进入,然后真的有股票退市,有股票会跌到几分钱的时候,股民就会害怕,就根本不敢进入。这个是非常现实的情况的。我这样的人,相对专业的牛逼人物了吧(有点吹嘘了,别介意啊),我在美股和港股,都不太敢碰,都玩的很小心,为什么啊。我靠,我怕啊,一个晚上跌个百分之九十,怎么能不怕啊。我都怕的市场,散户怎么敢进来啊。所以,成熟的市场,散户就是不断的退出的结果,因为他们最后发现,自己是真的没能力玩。这个时候,专业机构才能形成。散户扎堆的市场最终的结果就是倒逼机构都变成散户思维。压根无法坚持所谓的价值判断,大家都一起赌呗。你在这个市场要做价值投资,那就做好天天被打脸的准备吧。所以改变中国散户市场主导的核心也一定是放开IPO,最终的结果就是让市场逐步回归到价值投资的逻辑里去。 第三个问题,限制IPO发行,就真的能让中国股市大涨么? 这个问题很难说,理论上我说IPO数量减少,会让资金不变的情况下,个股价格涨的概率是有可能的,只是相关性多强,很难解释,但是问题是脱离实际价值而形成的大涨,对中国未来的经济改革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我说了好的市场一定是参与主体自行定价平衡的结果,一堆都是垃圾公司在的市场结果指数破万点到底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我相信任何建立在虚幻的基础上的所谓盈利,无非就是用一场崩盘来结束而已,就如同14年的那场牛市最终结果就是让更多的人死的比没牛市还要惨淡。我们说要分享资本市场改革的红利,是需要企业实实在在盈利为基础的,缺乏了实体企业盈利的基础,单纯的股价涨跌的意义在那里呢?不如直接在中国开放几个赌场来的更加现实和实际。所以,很多人现在在喊减少IPO的逻辑,就像是你快死了,然后喊着给我个吗啡吧,然后打了吗啡,你是HIGH一阵,然后立马就亢奋了一下,最后的结果呢?还是死,这个是你们想要的证券市场么?我坚持认为,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把中国证券市场给完善了规范了,那么永远都只是一场又一场打吗啡的游戏罢了,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从现实角度来看,很多人呼吁限制IPO,其实本质反应的是既得利益者对已经挤入IPO这种既定事实权益的维系,因为已经上市,只要不再有新的IPO放开,他们就可以继续躺这享受上市公司的红利,没有新来的人,永远就那么几个玩家,所以他们哪怕经营业绩在怎么烂,他们都能市值百亿,随便套现就可以这辈子衣食无忧,甚至活不下去了,转身卖个壳,装点东西,股价都会大涨,那就是免死金牌不死之身。至于跟他们谈未来,未来关他们屁事,反正钱我已经赚到了口袋里,中国真有什么问题,我早就移民了,钱到手才是真的,这种既得利益者的呼声的背后说到底是赤裸裸的不要脸,为其站台和背书的专家学者,则根本上就是一堆狗奴才罢了。本质还是不要脸。 这个让我想起我在美国的时候跟一堆老墨人聊天,他们跟我说,如果特朗普不出台针对之前的非法移民的法案的话,他们一定支持特朗普,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啊。他对移民打击那么厉害,你们还支持他,他们跟我说,是啊,他打击的厉害,那么来美国的 墨西哥人就会少很多啊,我们那么辛苦的穿越边境来到美国,怎么可以让别人也那么容易的就来美国呢?他们都来了,我怎么能在老家体现出我的优越感呢?我的地位就丧失了,虽然事实上他们在美国压根就没什么地位,但是他们至少在回家的那一刻可以享受到片刻的优越感,也正是为了这种优越感,他们会支持特朗普而反对希拉里,虽然后者对他们更宽容。 事实上,任何挤入既得利益阶层思考的问题都是一致的,压根不会因为阶层不一样而发生任何变化,他们都是想浙如何维护自身已经得到的利益,构建足够高的门槛让别人不能轻易进来,因为我上市了,所以你们就不能那么简单的就上,你上的越难,我就越有价值,这种思考方式是现实而赤裸裸的。大量的散户其实只要回头想想你们在市场上玩了十几年的赚到钱了没有,其实不管放开和不放开IPO,你们最终都是亏钱,放开IPO,或许你还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市场赚点钱,不放开IPO你们永远都是富人捞钱的工具罢了。这点如果都看不明白就活该就是屌丝,为了所谓的当下的利益把你们的未来利益给交换了。 另外,事实上,成熟的市场一定是分化的,很多人在中国骂证监会主席,以为骂了主席就能赚钱了,事实上,他们骂了十几年的证监会主席,其实还是个屌丝,而且还是个亏钱的屌丝,再说句难听的,美国的股市目前在不断的破新高,你们去美国买卖股票试试,真正赚钱的也依然是少数,都觉得在中国股市赚钱难,美国、香港、你们去买卖看,你们也必然也是亏钱的主。证券市场的开设并不是为了散户赚钱开设的,如果是,那不如干脆没人发点钱就行了,开什么证券市场呢,证券市场是让大量的企业到市场里被市场化定价的,你觉得一个公司好,你就买他的股票,分享他未来的成长,如果不好就别买,所以能否赚钱取决于你自己是否真看准了一个公司的成长价值,市场的最后结果是是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市场一定是有赚有赔的,分享的是个体性机会,甚至一定是少数的个体机会的高成长,而不是群体性机会的成长,在美股不断创新高的市场里,照样大比例亏损说明了指数和个体的关系并没有你想想的那么重要,而这些都不是换个证监会主席所能改变的。 第四个问题,关于减持限制、证券法入刑、集体诉讼的问题 这个问题前面提过,虽然减持限售的根本办法,还是在于IPO注册数量的不断放开,但是并不代表证监会就不能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来进行减持限制,事实上在减持这条上,中国过于宽松了,我说中美的股票发行最大的区别是我们采取了严进宽管的逻辑,而美国显然走的是宽进严管的逻辑,那个更合理呢?从商业逻辑上,我个人感觉一定是美国的更相对合理。目前,中国证券化改革就是在逐步走到宽进严管的道路上来。所以我相信未来证监会的工作重点,一定是监管,监管,还是监管,坚定不移的维护市场公平一定是首要利益,维护中小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并不是说要让中小投资人都赚钱,而是让中小投资人不被以弱势地位、利用信息不对称资源不对称给欺骗和压榨,充分信息披露,市场公平下个体赚亏从来不是证监会的工作重点。 在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先讲另外一个问题,证监会是否要对进入市场的公司进行严格审核?是否要辨别公司质量好坏?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说,中国证监会的改革的方向反了,改革重点要放在如何确保好公司进入市场,我觉得这个人的脑子是有点问题的,为什么呢?因为他神话了证监会的能力,证监会不是神仙,其实连神仙也做不到辨别好企业和坏企业的能力。 一个人如果能很容易的辨别谁好谁坏,那其实压根也别在证监会待着了,直接做投资去得了,绝对是巴菲特级别人物的。而且正因为证监会没有能力审核辨别企业好坏,所以才需要存在一个市场,让合乎基本门槛要求的企业进入市场,让具备投资辨别能力的资金自己去买入卖出,然后让企业在市场中合理化自己的定价,最终形成一个均衡价格,好企业和坏企业,证监会说了不算,市场的资金说了算,把这个权利交给证监会,恰恰是造成寻租的核心,证监会把这个权利丢给市场,恰恰是把权利外放出去,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种行为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一直鼓励市场化的人,怎么会还会说证监会在寻租,这不是扯淡么,寻租的话,牢牢把握审核权就行了,何必还放出来呢?所以我们一直说证监会监管趋向严格,恰恰我认为是扯淡,证监会明明是用非常严格的方式在实现金融的自由化,在不断的放松对市场的管制,让更多的企业都能到市场里去接受资金的合理定价,展现自己的价值,不正是所谓普惠金融的核心么? 而且事实上我们也要认识到公司是动态变化的,你让证监会去动态审核企业,也难为证监会了,你现在是个好人,怎么能保证未来一直是好人呢?事实上我们多少好企业,在过去都还不错,但是江山更迭,风吹雨打,浪尽淘沙,到现在都变得臃肿不堪的烂企业了,而很多当初不不被认为是好企业的企业,现在都展现出来成为一代风骚,所以,很多人在感慨为什么阿里巴巴不在中国上市,为什么腾讯不在中国上市,为什么一批优秀的科技企业都在美国,为什么不给中国人民发财的机会,你们扪心自问下,造成这个的核心原因是什么呢?不就是所谓的审核发行么。难道你们不希望有更多的公司在中国能被接受注入么?现在证监会把这个审核权不断的去掉,又这么多专家学者来驳斥为什么取消审核发行,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又这么不要脸的么?这种专家学者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呢?故意出来搅浑水呢?还是给利益代言人站台呢? 所以,为什么美国采取宽进严管的证券交易模式,也就是所谓注册发行,他们的逻辑就是很简单,我证监会不知道你们牛逼不牛逼,好不好,我都不清楚,反正只要符合我们的基本要求,你们都来,然后让资金也都进来,你们自己来看,好的就买不好的就不买,最终市场促进交易,交易带动市场,最终发现其实效果还不错。当然,光注册发行其实是远远不够的,我个人感觉美国为了注册发行还是准备了很充分的准备,当然这个充分准备的前提是因为美国的证券市场经历了长达百年的经验和教训,也是不断的完善的过程,美国人发现因为宽进,所以必须严管,很多监管条例都是不断的逐步的完善和建立起来的。 而我们的思维是认为你是好人了,就觉得你不会犯法了,然后宽管了,其实过去的证监会忽视了人性,事实上在利益面前,在好的人都会变坏,如同再好的男人,把他放在美女面前,能忍受诱惑的几乎没有,人是会变的,必须不断的持续的后续监管跟进,好人才可能一直是好人,甚至坏人也可以因为严格监管变成好人。要重视制度性建设,要重视行为性监管。这里就必须提到美国的三个我认为很好的监管规则。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美国的注册制的核心是“完全信息披露”,即证券发行人必须提供与证券发行有关的一切信息,并确保其真实、全面、准确,并对不实陈述所导致的投资者损失承担法律责任。他们清晰的知道单纯的注册制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注册制只解决了谁都可以来的问题,但是他没有解决你们都来了,都乱搞怎么办,后面的三个监管规则就是解决你们都可以来,但是你们乱搞了,我就搞死你们,让你们不敢乱搞的问题,所以我国必须尽快出台和跟上这几个制度。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