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高官 > 红图汇 > > 女子与两人婚外情 孕中不满家暴约老情人谋杀新情人

女子与两人婚外情 孕中不满家暴约老情人谋杀新情人

2018-06-10 22:01   来源:未知

  

2017年4月7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梁小兴故意杀人一案。开庭前,笔者在常州市看守所见到了梁小兴,她说“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给我老公雷星明(化名),春天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让他给娃娃穿衣服注意点……”梁小兴口中的“老公”雷星明,正是这起杀人案的被害人。

2

本案被告人梁小兴。检察日报微信公众号 图

  深夜发生的血案

  2014年9月16日凌晨2时许,江苏省常州市湟里镇后坊村的石坝头桥上人头攒动,民警放下长梯至河岸,被害人的侄子小雷顺着梯子下去,用毯子将躺在河岸边浑身湿漉漉血淋淋的叔叔雷星明裹了起来。绳子一头捆住雷星明,另一头拴住小雷,民警在桥上奋力向上拉绳索,叔侄二人被吊上桥来。解开毯子,所有人惊呆了:雷星明头部有几道深深的口子,皮肉翻开,脸部血肉模糊,两只眼球爆裂……

  120救护车到了,人们七手八脚把雷星明抬上车,救护人员喊道:“有家属吗?”有个女人凑过来:“我是他老婆,跟他一起去。”这个女人就是本案被告人梁小兴。雷星明被送到常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因救治及时保住了性命,但双眼已完全失明。

  雷星明向警方描述了当晚的遭遇:2014年9月15日晚上,他和梁小兴看完电视就睡了。睡梦中感觉有人用东西打他头,他看到两个蒙面男子站在床边,其中一人用刀子刺中了他眼睛,后他被床单裹住并被捆起来。凭着对周边环境的熟悉,他觉得自己被抬到家旁边的小桥上,身上还被人捆上了块状物体,随后被扔到河里。

  雷星明在常州市武进区某采石场打工,身强力壮且水性好,加之求生欲强,最终挣脱床单及绑在身上的铁块游上了岸。他忍着剧痛在岸边趴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听见侄子和梁小兴的呼喊,他才哭喊出来。小雷说:“婶婶半夜找我说,叔叔被人害了,我就跟她到了河边,看到叔叔躺在河岸上,我拨打110报了警。”

  雷星明脱离生命危险,梁小兴日夜守护丈夫身边。在外人看来,她是个贤妻。

  嫌疑人相继落网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人员认为,被害人雷星明是外来打工者,并不富裕,没啥财产,作案现场门窗完好无损,凶手没拿走屋内任何财物,而且行凶的目标很明确:暴打、挖眼、沉河,就是要置他于死地,所以第一考虑是情杀,第二考虑是仇杀。

  随着调查的深入,梁小兴引起了警方怀疑:她是现场第一目击者,丈夫惨遭横祸,自己却毫发无损,而且从雷星明的陈述中也看不出梁小兴的存在,整个过程中她似乎是个局外人,她是怎么躲过一劫的?案发当时她在干什么呢?

  梁小兴被警方传讯,她陈述自己当晚睡得比较沉,意识模糊。后来醒了,看到两个人在床边,拿刀威胁她,她不敢出声。直到雷星明被那两人从家中绑走,她才得以脱身去找雷星明的侄子小雷。

  梁小兴陈述时眼神慌乱,闪烁其词,这进一步加重办案警察的怀疑。办案人员决定对梁小兴手机通话记录进行查询,发现案发前她与一名叫王玉林的外地男子联系密切。王玉林在案发前不到一个月来到梁小兴暂住地湟里镇租房居住,并在事发当天离奇失踪。结合现场证据分析,王玉林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迅速行动,于案发当天下午在常州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内将正准备潜逃的王玉林抓获归案,发现其随身银行卡在当日上午取款5000元,其手机在案发前后与一个叫张仁斌的人频繁通话。经审讯,王玉林承认张仁斌是同案犯,5000元是事先与张仁斌谈好的报酬。

  此时,张仁斌已畏罪潜逃,警方立即对其网上追逃。2015年4月24日,在云南警方的配合下,张仁斌在云南省昭通市被抓获归案。

  邀约老情人“废了”新情人

  王玉林,1981年8月出生,自幼丧母,由姐姐带大,姐姐说弟弟从小胆小怕事,小时候不会打架,很听话,她不敢相信他会杀人。现年36岁的王玉林小学毕业就外出打工,案发时其儿子13岁,女儿10岁,妻子在老家带娃种地,夫妻之间没有矛盾,感情正常。

  而梁小兴口口声声称之为“老公”的被害人雷星明,其实并不是她的合法丈夫,而是她的男友。梁小兴的丈夫李晓刚是王玉林的表哥,两人结婚已十多年,有一儿一女,梁小兴说在家种地太累,于是外出打工,留下丈夫在家种地并陪伴孩子。

  2012年,梁小兴跟随王玉林到浙江打工。梁小兴大王玉林6岁,同为一个人漂泊在外,加之亲戚关系,两人联系比较多,逐渐有了男女私情。2013年春节后王玉林回浙江打工,梁小兴来到江苏常州打工,俩人也没再联系。

  2014年4月,二人断绝来往一年后,王玉林接到梁小兴电话。梁小兴告诉他,自己在常州和雷星明同居,但雷星明经常打她,并不同意分手,声称若梁小兴分手,他就去梁小兴老家害其儿子。她说只有将雷星明的眼睛弄瞎把他扔进河里,她才能离开他。最初,王玉林还有些法律意识,说这个忙不能帮,拒绝了梁小兴的请求。

  6月,梁小兴赶到浙江找到王玉林。一天,俩人在一起时,雷星明给梁小兴打来电话,口气凶狠地下了命令:“不回来就搞死你全家!”无奈,梁小兴只得回到常州。

  回到常州后,梁小兴三天两头电话、微信联系王玉林哭诉。在王玉林看来,二人有过一段感情,曾经爱过的女人这么无助可怜地向他求救,再不帮她,就不是男人了。之前仅存的法律意识,已荡然无存。当时,王玉林已在贵阳打工,他撂下手头工作,赶到常州湟里镇安顿下来,每天与梁小兴电话联系。

  煞费苦心实施犯罪

  梁小兴对王玉林说,“要找个人帮忙,姓雷的劲可大了,回头别没搞倒他,你倒小命难保。”王玉林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到哪里找帮手?一日,他走进一家彩票门店,遇到一人在向营业员询问买彩票事宜,听口音像是云南人,于是上前套近乎。

  对方就是本案另一名被告人张仁斌,1986年6月生,小学文化,刚到常州打工不到一个月。当天王玉林请张仁斌喝酒聊天,因为心里有鬼,王玉林没告诉对方自己真实姓名,而是随口编了一个“王洪”。

  接下来几天,王玉林连续请张仁斌喝酒,张仁斌还认了他当大哥。交往一周后,王玉林向张仁斌说出了“心里话”:“女朋友被一个男的抢去了,这男的是混社会的,你帮我个忙,一起把那个男的搞掉。”张仁斌当场拒绝。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