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文产网 > > 乳腺癌手术后她们寻找义乳

乳腺癌手术后她们寻找义乳

2018-05-25 16:00   来源:未知

  

当50岁的阿琴重新站在话剧舞台上时,已是她乳腺癌手术后的第八年。她享受这一次次排练,恢复往昔的开合度,用丹田之气把台词吐出,对此她驾轻就熟。

阿琴举手投足间透着优雅,吐字字正腔圆,嘴唇丰盈饱满,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范儿。这出话剧是上海癌症康复俱乐部组织的,内容关于如何与癌症相处,她理解起来不费力气。

但回到生活,失去一侧乳房的阿琴还是无法面对丈夫和儿子。她每天凌晨两三点洗澡,早上五六点起床。丈夫入睡后,儿子出门前才是她的休息时间。

她得意于这种安排,也对家人间的心照不宣暗自感激。她希望两个最亲密的男人只记住她完整时的模样。

除了睡觉,她都会带上几百块钱买来的义乳,但总是不安心,担心排练时肢体语言过分丰富,它随时会蹿上去下不来。于是她时不时用余光往下瞄或者装作自然地低头,只为确认义乳没跑位。

毕竟乳房是她的“门面”。除了这群自称“少(读shǎo)奶奶”的人,很少有人懂她们的需求。

修补

对于乳腺癌术后患者来说,“门面”首先是个伤口。

若兰跟阿琴一同出演话剧。她相貌姣好,如果不主动提起年龄,谁也不敢相信她年过四十。

她和其他几位病友一样,会安排好工作日下午在俱乐部活动的时间,要么赶在下班高峰之前,要么索性吃完饭回家。

她在乳腺癌手术后被切去了左侧全乳,术后的胸口有些内陷,留有一条像粗麻绳一样的疤痕。好多年过去伤口还是会痒痒,接着冲上一股钻心疼,“像有小人在拿刀扎你”。肋骨则像一把横着的竖琴,触摸起来,与她的手似乎只隔一层轻薄细嫩的皮肤。她怕挤。如果在人流拥挤的地方,只消一下因制动而造成的冲撞,她觉得心脏随时可能挣脱那层皮肤,死亡就好像近在咫尺了。

晚上八点,她搭上了一班地铁,车厢里人不多。她下意识地把双肩包背在胸前,对她来说,义乳和包是心脏的双重防护。

再过一个月医生又将对若兰的健侧(右胸)实施手术。“医生说可以保乳,也可以部分切,我倒希望医生全切,两边平衡点好看嘛。”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不像是一个失去乳房的女人。

目前,乳腺癌是中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癌症死亡原因位居第六。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乳腺癌发病率增长速度是全球的两倍多。如果这一趋势保持不变,到2021 年,中国乳腺癌患者将高达250万(数据来自2014年在《柳叶刀》上发表的《中国乳腺癌现状》)。

既然是伤口,爱美的女人自然想到遮盖与弥补。

这几年,若兰在俱乐部里见识过家庭条件不佳的病友们往内衣里装的各种东西,有填毛巾、丝袜、枕芯的、有拿避孕套撑大灌水的,还有填沙子的……透气、柔软、有波动、有重量,这些构成了女性对乳房外在形象的感知。

同为上海女人,她比阿琴“豁得出”,分享说自己拿绿豆做填充物。

要有两口袋绿豆替换着用。这份汗透了,赶快倒换下来晾晒。刚开始用绿豆,她没经验。一次外出,两天没来得及换,绿豆发芽了。几个病友商量出一个方案,把绿豆炒熟,也不能太熟,会有豆香,七八分就成了。炒完后放在太阳下暴晒。

对她来说,绿豆的重量刚刚好,不至于影响正常运动,也能让她能踏实感受到“东西在”,至少拥有基本的体面与尊严。

一个乳腺癌患者用旧内衣改的手工义乳。 澎湃新闻记者彭玮图

平衡

齐丽芳拿出厂家新送的义乳样品,白乎乎的爽身粉裹在乳房状硅胶上,像刚擀完的面,柔韧有余。今年是她失去右乳的第13年。

术后的头五年,她还不知道什么是义乳。

齐丽芳。受访者供图

起初,她和许多病友一样,会拆旧胸罩里的海绵罩杯垫,往空的胸罩袋里塞上几片。她针线活麻利,也缝过各式各样的垫片,几个文胸交替使用。

美观尚可将就,但身体两侧重量失衡让齐丽芳的脊柱出现了侧弯。

2009年10月12日,这位曾经的体育教师骑车去北京,纪念自己平安渡过头五年。一位叫李莉的病友将不合穿的一副三百多元买来的义乳文胸送给了她,齐丽芳穿上正合适。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