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尚漫 > 悬赏 > > 我们在新疆

我们在新疆

2018-06-02 02:41   来源:未知

  

  依然记得,2014年浙江商人到新疆开荒种枣的新闻报道,那时,既为新疆这片辽阔而慷慨的土地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又为自己的不幸遭遇深深地叹息......   我叫张成贤,女,是新疆农三师四十六团职工,1968年出生在安徽农村,从小家境贫寒,只读了一年书,是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丈夫也是个老实人,我们有两个可爱的女儿(拥有股市论谈)。九十年代末,听闻国家大力开发西部,我夫妻二人怀着一腔热血,带着年幼的女儿,背井离乡来到新疆,投身西部建设工作中。   1998年我们来到新疆农三师四十六团承包棉田,正式成为兵团的职工。   从2003年到2007年在四十六团水管站工作的五年间,我们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开荒垦田,我家共开荒了47亩荒地,我们依法办理了土地长期使用证。   就在我们对未来充满憧憬、充满信心时,水管站站长王正林却以调动工作为由,意图侵占我辛辛苦苦开荒的田地。无奈之下我只能从水管站辞职,专职种地。可即便如此,王正林站长未达到目的,依旧不肯罢休,不仅不让我种田,还百般阻挠,不准给我家田地灌溉,甚至一度组织人员以武力相威胁,想逼走我们,达到侵占我家开荒地的目的!我夫妻二人本来就是农民,没有文化,孤零零在这人生地疏的新疆(整个四十六团只有我一家是安徽人),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种下的棉苗一天天枯萎,劳动成果付之东流,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走,这块荒地倾注了我们全家人几年来的全部心血,我们怎能离开?每年春耕秋收我们就像打游击战似的“偷偷摸摸”播种灌溉。   不久团内传来号召群众种枣的好消息,我家积极响应,2007年初与农三师46团四连签订了10年50亩枣林的承包合同。合同上写明:前4年之内不收任何费用(因为枣树在成长期,要投资,无收获)。2009年我去领退耕还林的补贴时,财务却说我家的钱已被人领走!我十分气愤,想查出是谁以何种方式领走了我家的退耕还林补贴?但团内人推诿扯皮,查来查去我一无所获,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生存下去,我们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我们团里承包土地种枣树的(多数人家是2005年和2006年承包的),别人都是由团内人员嫁接、补栽。但是我家因查退耕还林的补贴被冒领的事,得罪了某些人,所以团里既不给嫁接,更不给补栽。三年来50亩土地上栽种、嫁接、浇灌、除草、小小幼苗盼成枣树林,都是我家人自己动手和花钱雇人,我全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终于盼到枣树开始挂果,丰收的日子终于快熬到了,全家人看到了希望,心里说不出的欢畅!   可是团里政策有了变化,三年来我家没领到退耕还林补贴(同样承包地的,别人家都有)。2009年底(第3年)团内要征收承包地每亩1200元的自理金,才能继续种下去,我觉得不公平(因为承包合同上明明写着:前四年之内不收任何费用),同时由于前期50亩土地大量投入,没有收获,造成家中经济十分紧张。时隔不久,2010年(第4年)初刘航任团长期间,四连连长催促我交自理金,我想尽一切办法筹到了4000元,立刻悉数上交,表明剩下部分待来年收获再补缴。尽管我已竭尽全力,但团里却不理解,在我家人不知情和个别领导的授意下,四连党员大会做出了一个决定:以不交自理金为由,强制将我辛苦经营三载,刚刚挂枣的50亩枣树林收回(后来得知为了卖给某领导的亲戚承包)!!!四连连队小小一张纸,比承包合同重千斤!我全家人三年的投资和心血付之东流!真是欲哭无泪,叫天不应!   承包合同上明明写着:前四年之内不收任何费用。可我才种了三年,为何要上交每亩1200元所谓的“自理金”?我家的地兵团不管不问,不予安排团内人员嫁接、补栽,在我枣树即将收获之际却将我的土地强制收回卖给他人?难道具有法律效力的承包合同在他们面前,只是一纸空谈? 有人私自从财务处两次领走我家三万余元的退耕还林补贴,不仅不给个说法,现在竟然还要将我的承包地强制收回卖给他人!连里的做法让我寒透了心,无奈之下,我只能找团领导反映、帮助解决,结果不尽人意,我又到师部信访局,农三师信访局,甚至还去了自治区信访局,都说调查调查,让我回家等待。所谓调查,就是听信连里一面之词,没人亲自到团里找职工们座谈调查;所谓等待,就是任由枣树林没人管理、抛荒却不给我耕种。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调查和盼望解决中流逝,就这样奔波了两年之后,我心力交瘁!多少个夜晚我萌生了以死相博的念头,但是看着两个年幼的女儿,远在安徽老家的老父老母,身边老实巴交的丈夫,我将眼泪吞进肚子里,我不相信新疆的天是黑的!我不相信中国的天是黑的!我不相信gongchan党的天是黑的!我相信我们的党是公正的!这个念头支持者我,2012年5月我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在国家信访局来访司,我详细的向来访司领导陈述了我家的遭遇后,国家信访局领导给了我一个转办函,叫我回到当地解决。   我又坐车辗转回到新疆,将国家信访局的转办函交到团里,我以为这次事情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了。谁知团里却给了我一份拘留书!拘留的理由竟然是我九个月前在自治区信访局里反映问题,被美其名曰“闹访”! 我含冤被拘十五天,回来后团长嚣张地对我说:“你出去上访一次我就去接你回来一次,你花自己的血汗钱,我花的是gongkuan,事情不解决我还玩死你!”听听,这是gongchan党的干部说的话吗?   2014年3月,听闻兵团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督查组来三师督查指导工作,我含着热泪将自己的遭遇上报督查组,希望得到党的关注和支持。经督察组调解,由农三师兵团领导监督,四十六团领导终于认识到连里单方面强制收回我家未到期的承包地,对我不公平。我的愿望是先解决承包地50亩枣树林问题,再解决开荒地问题,但是团里希望打包处理。为了继续能在这里生存下去,也为了早日打开心结,经调解一次性打包处理,团里协议承诺:赔偿这些年开荒地损失18万元(在六连)和79亩枣林(在四连)两年的损失费39万元。由于我夫妻文盲,他们叫我在协议草案上签字我就签了字,一直也没有给我一份正式的协议书!签字后协议迟迟不执行,后来他们单方面又将协议更改为:一次性补偿四连枣树地39万元,与六连的损失费18万元无关。在此协议签订时46团领导明知我夫妇不识字却和我们玩文字游戏,解释说一次性赔偿39万元四连以往账目全部抹平。可是在发放了四连的39万补偿款后,六连的18万元一分也没给。六连的18万元被他们用来抵消:1、被他人冒领的退耕还林钱不准我们追究,且自负前三年亏损的钱;2、让我承担枣园被连里强收后2010年至2014年的五保三费(地皮费)共7万多元(2010年地就被连里强收回去了,该地已被转卖给他人耕种)。3、我夫妻二人的社会保险费(单位部分+个人部分)全部自己缴纳,这些年单位社保应缴纳部分应约5万。如此以来这18万元不仅是空头支票!我们还要倒贴!   该39万元的补偿款是由农科所鉴定而来的数字,原本就是赔偿强制收回我家枣树林造成的枣子损失,而不是我家卖地的土地转让费。现在我不仅没了工作(水管站已辞职),更连最后赖以生存的承包地也被强制没收!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农三师劳动局肖局长欺负我夫妇二人不识字,竟私自更改协议内容,协议内容本是2014年(包括2014年)之前的社会保险费应该团缴纳的部分由团承担,应该个人缴纳的部分由个人承担,可是协议签订之后,肖局长私自在协议后面添加了“不合理”三个字,致使协议的意思完全变了。到社保局查实兵团已间断七年未给我夫妇缴纳社会保险费,社保不交不说,连今年兵团统一给每个职工9250元的补贴也同样没有我们二人的!有时我觉得,我根本不是兵团的职工,而是像旧社会任人宰割的奴隶!   今年跟领导提及领取补贴时,领导却以签订息诉罢访协议相要挟:想要每个职工9250元的补贴,就要签罢访协议,并且从今后,不准再上访反映任何问题!今年十月份小女儿高考政审资料需要盖章,团里不给盖章,原因是我是上访人,我跑了多次,求爹爹告奶奶,女儿高考政审资料才给盖了章。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前两次的承包土地协议对于他们来说形同虚设,如果我签了罢访协议就真的能补齐我作为职工这些年单位应缴部分的社保吗?(个人部分当然自己交)   其实,我讨厌上访,我不识字,要请人写材料,上访途中辗转奔波、风餐露宿,为了等领导说几句话,一等就是几天,还常常看别人的脸色,来去路费花了多少钱?多少精力?多少时间?还要像祥林嫂一样不停重复自己的不幸?我很累!这些年的上访我的精神受到极大摧残,我的身体也受到很大伤害。有时我也在反思,为什么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是因为我坚信:我们中国会有说理的地方!我们中国有清官!我们中国有公平正义!我不想上访,我想在我的承包地里劳动,看着树苗蓬勃生长,看着累累果实,收获的喜悦充满心头那是多么的甜蜜幸福!我想待在家里,看女儿写字玩耍,洗洗刷刷做家务,给家人做可口的饭菜,一家人其乐融融该多好!   我本是安分守己的农民,来到新疆本想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劳动致富。谁曾知如今成了令领导们厌恶的信访人!未来的我将何去何从?工作被辞了,地被收了,年纪大了打工没人要,因为不识字做生意也不行,我真的很无助很迷茫,我的路在哪儿?不知不觉已上访十来个年头,我也即将到了退休的年龄,兵团强收了我的承包地,单位应缴的社保金部分单位未缴纳,造成我个人部分也交不了。下一步面临的退休也成了问题,兵团如此冷漠对我,让我如何面对今后一无田地,二无养老金的日子?   以上种种不平等待遇让我深感迷惘:在这天高皇帝远的边疆,人权在哪里?公平在哪里?法律在哪里?我从小就敬爱的党在哪里?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有如此胆量、如此手段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难道法与权竟是某些腐败分子横行霸道的王牌?   国无法不立,民无法不治。上台后,整贪治腐,力度之大,决心之强,甚至连“大老虎”也难以幸免,在坚决拥护正确举措的同时,作为一名底层的农民,我看到了希望,尤其是在考察新疆时更是大力主张依法治疆,改善民生,争取人心以推动经济发展时,更坚定了我相信在的领导下,劳动人民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新的一年来临了,我坚信,我们的党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

   ===================================================   下载本帖:我们在新疆.pdf   ===================================================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