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
文产 红图汇 体彩 笑话
央行
舆情 播报 街拍 影像
尚漫
娱乐 悬赏 荐新闻 文产网
写字楼
用车 食安网 揭秘 政务
银行
文明 名医馆 有约 面对面
产经
手机报 统战 图库 整形
当前位置:主页 > 央行 > 街拍 > > 白描与工笔

白描与工笔

2018-03-14 21:30   来源:未知

  

电影《牧马人》,用著名的《敕勒歌》做主题音乐,银幕映出了北国草原的壮丽风光:“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在1984年获奖的短篇小说《干草》中,作者对童年记忆中东北的一块草甸子,做出了这样的描绘:“我常常躺在深深的草丛中,吸吮着草的芳香,仰望着浮动变幻的白云,想象着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草甸上星星点点的几只羊,在绿色的波涛里时隐时现,像白色的云朵……偶尔有一只兀鹰,静止不动地挂在天空,展开双翼,呆呆地注视着草地,仿佛随时准备猎取草丛中的青蛙或者田鼠;间或掠过云端的一群雁的叫声,不知道在多么遥远的天际激起回响,给这恬淡、静谧的草甸子带来无限生机。”

同样是对草进行描写,《敕勒歌》和《干草》的笔法显然不同。后者以细腻的笔触渲染多种景观,读来有逼真感;人们把这种写法称为工笔。前者则用白描,寥寥几笔,勾勒出草原的主要特征,引人遐想。

《儒林外史》写利欲熏心的成老爹见到三十锭抛上桌的大元宝,只用了一句话:“那元宝在桌上乱滚,成老爹的眼就跟着元宝滚。”这是典型的白描笔法。相比之下,巴尔扎克对于守财奴葛朗台去世之前让女儿欧也妮把金币拿到眼前的描写,就显得比较精细:“欧也妮把金路易铺在桌上,他几小时地用眼睛盯着,好像一个才知道观看的孩子呆望着同一件东西;也像孩子一般,他露出一点儿很吃力的笑意。有时他说一句:‘这样好教我心里暖和!’脸上的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里。”

看来,白描和工笔各有特色、各有长处。运用白描手法,要求目光四射,选取描写对象最有特征的东西,概括集中。工笔则细描,往往涉及多个侧面、多个层次,注重渲染、展开。这是一。第二,白描讲求简洁朴素,工笔强调综合运用各种表现手段,绘形绘色。第三,白描给读者留下的想象余地较大,而工笔引起的想象却带有规定性。白描和工笔的艺术功能,是无法互相替代的。同一个文学家,往往把这两种手法结合起来运用。

鲁迅是运用白描手法的巨匠。他说过:“我力避行文的唠叨,只要觉得够将意思传给别人了,就宁可什么陪衬拖带也没有。”鲁迅还把白描的本质归结为“有真意,云粉饰,少做作,勿卖弄”。文/田彬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